1

树木如何改善城市健康

华盛顿——去年5月,我有幸在有历史记录以来最热的月份访问印度孟买。连续几天的某些时候,温度都保持在40°C (104°F)以上。站在树荫下和顶着太阳光的差异就像白天和晚上。

这样的热浪不仅令人不适。在应对极端天气时常常被忽略的是它们严重威胁健康。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事实上,热浪致死人数超过其他任何类型的天气相关事件,全球范围内,每年超过12,000人因此而死亡。这种危险在城市里尤为显著,“城市热岛”效应导致温度比附近欠发达地区高12°C 之多。而且问题不仅限于孟买这样的热带城市。2003年8月,一场破坏性的热浪侵袭欧洲,仅巴黎一地就有超过3,000人因此而死亡。

更严重的是,城市的空气污染率往往更高,尤其是化石燃料和生物质燃烧所产生的微细颗粒物(PM)每年造成高达三百万人死亡。对许多城市居民而言,周围的空气是最严重的健康和安全威胁。

世界卫生组织已经估计92%的世界人口面临危险的空气污染。由于快速城市化——截止2050年,高达70%的人将生活在城市——暴露在更高污染水平中的人群占比正在迅速攀升。

但城市化并不一定造成健康危机。事实上,市政领导们可以采取一项非常简单的行动来缓解极端炎热和空气污染:那就是种植更多树木。

树木和其他植被通过遮蔽表面和释放水蒸气对周遭空气自然起到冷却作用。此外,它们的叶子就像过滤器,降低高达四分之一的周遭30米(将近100英尺)内微细颗粒物含量。种树在环保行动中往往能够一箭双雕。

我所在的自然保护协会对世界各地受益于植树计划的245座城市进行了研究,测算了它们在温度和微细颗粒物方面植树投资的潜在回报。鉴于树木的重要影响高度地方化,我们发现巴基斯坦、印度、南亚及东南亚其它地区人口稠密的大城市从中受益最多。

即使在表面看来已经有充足绿色空间的城市,植树影响高度局部化也意味着它们可以取得高度有针对性的效果。我们来看看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

拥有遮天蔽日公园和树影婆娑社区的路易斯维尔表面看去与孟买和卡拉奇完全不同。但路易斯维尔某些社区仅有最低限度的林木覆盖,导致这座城市成为美国发展最快的热岛之一——并促使自然保护协会开展有针对性的植树工作

世界各地有无数其他社区可以从类似的计划中受益。弱势群体集中分布的地区——比如靠近学校和医院——尤其适合参与这项工作。甚至可以将树木作为抵御高速路或工业区污染的自然屏障。

在世界范围内,每年投资1亿美元实施植树计划可以显著降低6,800万人周遭空气中的微细颗粒物,同时让7,700万人的日常气温降低1°C。每人每年投资四美元就可以挽救11,000到36,000人的生命,并减轻对成百上千万人造成的负面健康影响。

上述投资回报的预期效果与采用工业洗涤器、限制汽车应用及采用吸收热量较少的浅色建筑材料相当。上述所有策略都将发挥作用;单靠植树无法解决我们所有的温度和空气质量问题。但只有植树可以同时解决城市热岛和空气污染问题。

植树还可以为城市带来一系列其它好处。树木为野生动物提供栖息地、减少雨水径流并从大气中吸收碳元素,从而有助于缓解气候变化。还有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特别是对孩子来讲,接触树木和其他植物有益身心健康。上述所有协同效应都说明应当加大对树木和公园及雨水花园等城市绿色基础设施的投资。

专注建设可持续城市等可持续发展目标已经把气温升高和城市空气质量列为亟待解决的全球目标。下周将在摩洛哥马拉喀什召开的年度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将对这一问题展开广泛探讨。但这些问题同时具有地方性——每座城市、甚至每个社区的感受都不尽相同。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随着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全球行动不断向前推进,市政领导可以在各自的城市从改善居民健康和福祉的有针对性、本地化和可以复制的植树战略开始采取行动。掀起植树运动高潮的时机已经成熟。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