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guel Candela/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

赢家通吃世界中的贸易战

布鲁塞尔—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新贸易关税让美国从全球多边贸易体系的引领者和捍卫者变成了它的敌人。但一个反覆无常的政客一夜之间颠覆建立已久的结构和机制是非常困难的,如果这不是为了更加根本性的变化的话。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当今贸易战的第一次正式宣战发生在钢铁行业——最出类拔萃的“旧经济”行业,但深受产能过剩的困扰(特别是在中国)。

产能过剩是钢铁行业反复出现的现象,并且总是会产生摩擦。2002年,小布什政府对进口钢材征收高额关税,但因为世贸组织纠纷解决机制委员会做出不利于美国的裁定后有所收手。尽管特朗普政府的贸易鹰派经这一裁决视为失败,但大部分经济学家都认为,这一裁决说到底是为了美国经济好——对一种其他众多行业都需要的主要投入品收税不会带来好处。

无论如何,今天的关税与小布什的关税有一个关键不同点:它们专门针对中国。根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案第301条——该条授权总统在美国工业受到外国政府的不合理行为的损害时采取行动——特朗普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中国也已经回击,对128种美国制造的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

那么,特朗普为什么要冒险打贸易战?他的政府的主要抱怨点是中国要求外国公司披露知识产权,以此作为进入其国内市场的条件。这一要求确实可能给美国科技公司造成重大伤害——只要这些公司是所在领域的主导者。

比如,作为社交网络和搜索引擎行业的主导者,进入一个新市场的成本几乎为零。现有软件轻而易举就能服务几百万新增用户,只需要将界面翻译为本地语言即可,这意味着进入一个新市场就等于打开了新的利润源。但如果这些公司被迫披露知识产权,它们的商业模式就会被破坏,因为本地企业也能很有效地在这一市场——在其他市场也一样——竞争。

身处竞争性行业的公司则不是这样。对它们来说,海外制造和销售的成本要高得多,这限制了它们能够获得的边际利润。换句话说,在竞争性更强的“旧”经济,开放新市场的好处要小得多。因此及,潜在出口商为更好地进入高关税市场的游说常常没人理会——因此,印度的保护主义也没有受到多少反对。

在“赢家通吃”的科技经济,情况发生了改变:如果向中国这么大的市场被保护或关闭,拥有知识产权的赢家就会错失巨额利润,贸易冲突也会变得更加尖锐。与此同时,贸易政策变得主要关注租金再分配,而就业和消费者利益等而下之。(在竞争性环境中,决策者非常重视尽量提高贸易对生产率和提振作用和创造高质量就业的作用)。

垄断租金转化为高市场估值。事实上,新经济巨头的股市估值远高于它们的“旧经济”对等物。美国三家最大的科技公司比最大的三家钢铁制造商贵50倍以上。

即将到来的贸易战必然是非对称的。美国——所有科技主导企业都在你美国——将难以找到针对中国的盟军。毕竟,在欧洲和日本,拥有知识产权的公司主要在竞争性较强的行业中运营,这意味着中国对知识产权的要求的影响会更小一些。

一些欧洲政府急于确保它们从美国企业获得的租金比例,这让欧洲更加难以支持美国。这是欧洲提高数字跨国企业利润税收的终极目的,尽管这种税起作用。

征税的支持者指出,利润应该哪里赚取就在哪里征税,言下之意是它们是从消费者所在地赚取的。但这一标准甚为武断。美国企业可以合法地宣称它们的“欧洲”利润只是它们的知识产权的回报,形式上可以归于任何地点,最好当然是低税区。因此,欧洲对这些公司征税不可能带来很大的收入。

在旧竞争经济中,存在大额贸易赤字的国家也许很容易打赢贸易战。但在新兴的赢家通吃经济中,以迫使世界其他国家开放、进而使开战方自己的赢家企业获取更高租金为目的而发动的贸易战完全是另一回事。

因此,美国政府其实是用外交枪炮支持自己的互联网巨头,而欧洲和中国则要求分享它们的垄断利润。这比零和博弈还要具有破坏性:它将严重损害全球贸易体系,让所有人都蒙受损失。

http://prosyn.org/zsbyspz/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