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货币操纵的洪水猛兽

美国剑桥—美国总统奥巴马仍在争取获得贸易促进授权(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并使用这一授权完成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和与欧盟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TTIP)谈判。但美国国会中有许多人坚持在两大协定中加入防止货币操纵的条款。

我们必须明确:如果美国坚持“强大且强制的货币纪律”必须作为贸易协定的一部分,那么就无法达成协议。其他国家将拒绝——理应如此。将阻止货币操纵的措施与贸易协定联系起来向来是个坏主意,现在也是。

诚然,有时个别国家的货币可认为是低估或高估的,有时它们的贸易伙伴提出这一问题符合其合法利益。但哪怕货币错配情况相对明显,贸易协定也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好方法。更合适的汇率问题解决之道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G-20、G-7和双边谈判。

比如,人民币低估 通过2004—2011年间的中美双边讨论成功地解决了。中国允许人民币逐渐升值了35%。如今,人民币已经处于正常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