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信息太多

堪培拉——

随着英国法庭决定是否将朱利安·阿桑奇引渡回瑞典、美国检察官考虑向二等兵布莱德雷·曼宁(被控为维基解密的主要消息源)提起刑事诉讼,关于维基解密这种类型的披露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的全球争论在继续。但这种争论通常会走向极端,提升到国家安全对民主问责的高度,这使得人们根本没有作出真正有意义的区分的空间。

对政府来说,顾名思义,只要是泄密,必然会令某部门的某些人尴尬。如果不是由媒体爆料,大多数泄密的原始出处总会涉嫌违法。但这并不意味着应该对泄密一刀切地加以定罪。

政府高级官员——包括我在内,我曾经是澳大利亚司法部长和外交部长——所得到的最惨痛教训之一是,除了极少数情况,起诉和惩罚泄密者的努力通常纯属白费力气。这样做并不能安抚你一开始所受的中伤,反而会将伤口暴露于大庭广众。你一唱红脸,媒体就会上蹿下跳——没有什么比让当权人物气急败坏更令人激动的言论自由了。起诉通常只会让泄密者扬名天下,不仅徒劳,还会成为你挽回名誉的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