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一个安全问题

伦敦—11月,我13年来第一次在联合国安理会发言。安理会的氛围发生了很大变化,令我大吃一惊。2000年9月的世界似乎与现在非常不同。那时我们试图构建柏林墙倒塌十年后的新安全秩序。当然,那时有那时的挑战。但在我们谈论根除发展中世界的贫苦问题时,氛围很轻松,甚至可以说积极。

如今,氛围很阴暗。2014年的第一天让氛围更加阴暗了。翻查任何一天的新闻摘要,你都能发现恐怖主义和暴力因为错误的宗教观而层出不穷。其中一些是由非国家行为人犯下的,一些是国家行为人犯下的;但所有这些都是在以宗教信仰不同为表现的分歧和冲突的环境中犯下的。

这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斗争。我们需要标本兼治,才能战胜在这场斗争中取得胜利。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tbNalPA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