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托尼·布莱尔的民主起义

伦敦—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最近呼吁选民重新思考退出欧盟的选择,与3月份正式启动的退欧过程之前的议会争论遥相呼应。这让人想起《皇帝的新衣》。尽管布莱尔现在已经不再是受欢迎的人物,但他的声音就像是安徒生童话中的那个小孩那样振聋发聩,足以戳穿谄媚之徒对首相梅的信誓旦旦——她的英国未来豪赌明明是赤膊上阵,却被说成披着民主的华丽外衣。

布莱尔的话的重要性的一个证明是他的建议——重启英国退欧争论引起了歇斯底里的过度反应,即使是理应反对退欧的媒体也是如此:“对一些人来说,这简直是振臂一呼——托尼布莱尔要揭竿而起反对退欧了,” BBC如是说

后公投时代的英国陷入了多数人暴政——供理性争论和激辩的“留欧”建议被视为起义。一切质疑政府退欧政策的人都被扣上了“人民的敌人”的帽子,他们的背叛将导致“街头流血”。

如何解释这一突如其来的偏执?毕竟,政治反对是民主起作用的必要条件——如果欧元怀疑派在输掉公投后仍然反对欧盟,没人会感到震惊,苏格兰民族主义者在2014年以十个百分点的劣势输掉公投后也在继续鼓吹独立。也没有人真的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反对者会停止示威,与他的支持者结成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