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uma174_Yuichi YamazakiGetty Images_tokyoolumpicsprotest Yuichi Yamazaki/Getty Images

奥运会的意义何在?

纽约—柔道奥运奖牌得主、日本奥委会执行委员山口香(Kaori Yamaguchi)发表了一个惊人的 声明 ——吃惊是指对于奥林匹克官员而言。她说,日本被"逼"在疫情期间举办今年的奥运会:“这些比赛有什么意义?对谁有意义?奥运会已经失去意义,纯粹是为了举办而举办。我相信我们已经错过了取消的机会。”

她并不孤单。一位日本顶级医学专家警告说,奥运会可能会引发新一轮新冠爆发,并且在目前情况下继续进行是"不正常"的。超过80%的日本民众希望奥运会被 推迟或取消。作为 奥运会官方赞助商的《朝日新闻》敦促政府 放弃这项事业。如果奥运会继续进行——这似乎极有可能——那么赛事将在大部分耗费巨资建设的空荡荡的体育场馆里举行。

山口的问题很有道理。奥运会是为了谁?运动员已经有足够的机会参加各种国际锦标赛。日本不应该为娱乐电视观众而付出代价。也许奥运会为了那些希望这场盛会能提高自己威望的日本政治家,或者是为了国际奥委会(IOC)的肥猫们——他们认为自己的庞大机构的利益比其他所有人都更重要?

自从顾拜旦男爵于1896年在雅典"复活"奥运会以来,奥林匹克的真正意义这一问题一直困扰着奥运会。顾拜旦和当时的其他法国保守派一样,担心国家活力,尤其是在输掉1871年普法战争之后。他认为竞技体育将是解决法国男子气概缺点的办法。

除了恢复法国的阳刚之气外,顾拜旦还希望国际体育赛事能够将世界各国人民团结在一起,进而促进和平。与世界博览会和童子军大会(Boy Scout Jamborees)一样,奥运会将促进国际友谊和爱国主义。经过干净和公平的竞争,来自多国的最健康的人类将共同走向更美好的未来。

加入了极端民族主义的行动的法国(Action française)极右理论家查尔斯·莫拉斯(Charles Maurras)起初嘲笑顾拜旦的理想主义。他鄙视国际友谊的想法。但后来他改变了主意。在田径场上竞争会使来自不同国家的人更加憎恨对方。在他看来,这是一件大好事。

Back to Health: Making Up for Lost Time
Back-to-Health_event_Promotion-1_16x9

Back to Health: Making Up for Lost Time

The COVID-19 crisis has laid bare systemic inequities that will have to be addressed if we are ever going to build more sustainable, resilient, and inclusive societies. Join us on June 23, 2021, for our latest live virtual event, Back to Health: Making Up for Lost Time, where leading experts will examine the immediate legacy of the pandemic and explore solutions for bringing all communities and societies back to health.

REGISTER NOW

最后,顾拜旦的理想主义和莫拉斯的犬儒主义都没有战胜对方。世界和平没有实现,但战争也不是国家在体育场馆中竞争的结果。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上,顾拜旦自命不凡的空洞变得可悲地清晰起来,他用颤抖的声音颂扬友谊和公平竞赛的美德,而希特勒和戈林坐在豪华座位上谈笑风生。

不可否认,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奥运会已得了一些积极的目标。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对日本人来说非常重要,它不仅象征着经济复苏,也象征着政治上的尊重。日本不再是背负着亚洲数百万条生命血债的军国主义侵略者,而是一个向世界开放的繁荣民主国家。

1988年汉城奥运会可能也有是如此。在经过几十年的日本帝国严酷统治、毁灭性的朝鲜战争和几十年的军事独裁之后,韩国已经崛起为一个具备竞争性选举、热闹的自有媒体,年轻人充满自豪和乐观的相对开放的社会。韩国人理应成为国际瞩目的焦点。汉城奥运会是一次真正的庆典。

然而,除了这些罕见的场合,奥运会也很难证明其合理性。身穿制服、挥舞旗帜施施然走过的大团圆是十九世纪的老古董,在人民无权选举领导人,只有义务赞扬他们的国家,这些活动仍然受到珍视。朝鲜过去最擅长此类活动,但普京2014年在一个充满人造雪的亚热带度假胜地举行的冬季奥运会,显然在向他的极权统治致敬。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展示的中国民族主义,相信更贴合莫拉斯而不是顾拜旦的心意。

2004年的希腊等较不那么富裕的国家,在举办了奥运会后,得到的是沉重的债务和杂草丛生的体育场。富裕国家也不真正需要像1996年的亚特兰大或2012年的伦敦那样的浮夸表演,除非是作为投资无论如何都会建设的基础设施的借口。

2021 年的东京肯定不需要奥林匹克。然而,奥林匹克大军继续前行,赚了大钱,尽管一些国家几欲破产。国际奥委会从雅典奥运会上赚了 9.85亿欧元。我记得在首尔看到奥林匹克官员四处走动。他们所代表的国家越穷,手上的铂金手表似乎就越大。

奥运会对于国际奥委会、赞助商、房地产开发商,有时也对于腐败的政客来说,都是一项巨大的事业。这就是奥运会的意义。今年,昂贵的东京酒店大堂也将充斥着成千上万名奥林匹克官员。在他们前往下一个地方后,不知为何而建的大型体育场仍将沦为本不应该发生的盛会的基本被遗弃的场所。

https://prosyn.org/4ZOrY7d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