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托克维克有关民主的教诲

托克维克出生200年后,世界由于伊拉克战争而就民主的性质展开辩论,这看起来合乎时宜。托克维克拒绝反动的恋旧,认为我们注定会获得民主的胜利,同时又警告民主对自由构成危险。他因此理所当然地闻名于世。我们如今是否依然应当像他那样担心呢?

托克维克认为民主不仅仅是一种政治制度,而首先是一种在总体上划定社会习惯的智识制度,因此也就具备社会和心理特性。托克维克主张,民主制度决定我们的思想、欲望和激情。正如先前文艺复兴式的博学之人以及二十世纪的苏维埃人种,“民主人种”也是人种之一。

就托克维尔而言,民主的体制性影响可能导致公民剥夺自身的理性思索。他们只能假装对事件和价值观作出自我判断;而实际上,他们仅仅是复制大众的粗糙而简化的观点。确实,托克维尔所称的“社会力量”对于观点的控制在民主制度中可能最为强劲。他的这一观点预言了当代蛊惑人心和媒体操纵的增长。

托克维尔相信,对于这一趋势没有有效的长期性制约。地方民主或小型社会、政府制衡机制或民权等都无法防止看似由民主所造成的思辨衰落。学校的力量只不过是社会影响人们思考方式腐蚀性力量之外的飞地而已。同理,托克维尔认为像古人一般追求美德或者宗教信仰或许有时可以升华灵魂,但是如果二者在公共生活中得以正是规定,那么他们就会与民主理想发生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