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南非可以获胜的艾滋病战役

爱尔福特——在对抗艾滋病毒/艾滋病的战斗中,南非多年来一直是各种禁忌的代名词。就在不久前,政府对威胁到国家根本命脉的疫情的应对之策还是平庸和愚蠢的。但20年来民间团体、媒体和开明政治家日渐加大的压力终于取得了成果。这种造成深刻社会经济痛苦、显著缩短寿命的疾病似乎在节节败退。

但新发布的联合国报告表明南非与艾滋病毒的斗争还远未结束。全世界就属这里的艾滋病问题最为严重,约有560万人(超过总人口的10%)现在感染了艾滋病毒。每年会出现约300,000个新增病例,因艾滋病相关原因丧命的达到270,000人。病毒携带者/艾滋病患者也容易感染其他疾病:估计70%的南非艾滋病患者同时感染肺结核,而半数病毒携带者在一生中会有感染肺结核的经历。更可怕的是,三分之一的孕妇(艾滋病毒的高度易感群体)被确诊为病毒感染,而病毒可以在分娩过程中传染给新生儿。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艾滋病来势汹汹及其传染速度让很多南非人意想不到。像发达国家一样,艾滋病毒感染最初集中在血友病患者、性活跃同性恋者以及静脉注射吸毒人员中。但20世纪90年代某种未知原因导致公众病毒感染率暴增。被病毒感染的南非民众数量(相当于丹麦全国人口)超过了相邻莫桑比克、莱索托、博茨瓦纳、纳米比亚、斯威士兰和津巴布韦的总和。

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艾滋病毒的迅速蔓延和艾滋病死亡人数不断增加并未刺激南非后种族隔离时代领导人,特别是前总统塔博·姆贝基采取有意义的行动。多年来执政非国大的最高���导人似乎不愿承认艾滋病毒/艾滋病的普遍流行,并拒绝采取针对性行动。

但民间社会组织并没有这样自以为是,他们利用法院、媒体和公民非暴力反抗组织来争取改变。虽然艾滋病毒治疗领域仍然存在矛盾的观点,但十年来至少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已经在某些公共设施得到应用。但2009年阿伦·莫索阿莱迪任卫生部长后所采用的方法更具有连贯性。

南非国家卫生部及私人医疗保健机构现在报告的情况已经不那么令人绝望。三种方法共同遏止了艾滋病的蔓延:由政府及捐助机构提供的抗逆转录病毒疗法;更好地治疗肺结核患者(往往也是艾滋病携带者/艾滋病患者);以及大力推广艾滋病预防计划,遏制艾滋病毒的母婴传播。

这些措施控制了新增感染率(虽然艾滋病毒携带者总数,尤其是15-49岁的携带者人数仍然持续上升)。目前有近200万人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因此年均艾滋病相关死亡人数在2005年后已经下降了约100,000人。新生儿感染曾高达每年70,000例,现在已经降低了63%,延长了数百万艾滋病毒携带者/艾滋病患者的生命。

更好地整合治疗计划是另一个重要因素。政府已统一调配针对现有患者的早期抗逆转录病毒治疗计划和针对孕妇的早期监控计划。预防肺结核,特别是对多种药物产生耐药性菌株的全新有效疗法效果也非常显著。

我们可以而且必须采取新的举措。比方说,可以通过鼓励更多怀孕妈妈到诊所进行早期检测及分娩后检查来进一步降低新生儿感染率。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即使不庆祝迄今为止取得的进展,至少也应该表示认可。最近的成就表明只要具备政治意愿和足够的资源,就能打败哪怕是最可怕的洪水猛兽——不仅南非应该记住这一点,非洲其他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也同样应该记住。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