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民主应该比利益更重要

波士顿—本月我们将有机会制定一条通往更强大、更安全的全球社会之路,权力属于大多数而不是一小撮,那些漠视环境、人权和公共卫生的人将被问责。我说的不是美国总统大选。

诚然,美国大选将产生立竿见影的后果;但没完没了的专家解读和赛马政治遮挡了11月7日开始的两起突破性事件:世界卫生组织控烟框架公约(FCTC)各方会议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各方会议。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表面上,国际法没有总统竞选的戏剧性,看上去相当的沉闷,甚至可以说无关紧要。但如果你稍微深挖一下就会发现,在民主和无节制的贪婪之间几乎存在一种莎士比亚式的纠结。在本月的每一次会议上,国际社会都会做出影响这一纠结的结果的决定,并且可能启动当今最棘手的全球问题的解决过程。

FCTC和UNFCCC让政府能够压制跨国公司不受制衡的权力,这种权力是诸多其他问题的根源,包括经济不确定性、社会不公、民主制度崩溃等。跨国公司体量巨大,几乎影响到我们日常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要理解它们的权力的无处不在,只消看看它们在选举上所花费的数十亿美元;它们在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和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协定(TTIP)等贸易协定中剔除工人和环境保护条款的游说力量;以及化石燃料公司对气候变化政策肆无忌惮的破坏。

跨国公司之所以拥有巨大的权力,是因为它们可以跨境经营,这意味着任何单一地方或国家政府都无法有效地管制它们。FCTC和UNFCCC等国际框架的关键功能是为政府提供了具体的工具制定公共卫生、气候变化和全球不平等等问题上的国家政策。

比如,哥伦比亚二十年前是烟草巨头菲利普莫里斯国际(Philip Morris International)的重要据点,长期以来根本无法制定全面的控烟立法。但在2009年——世界卫生组织实施FCTC仅仅六年后、哥伦比亚批准FCTC仅仅15个月后——哥伦比亚政府就出台了全球最严格之一的控烟法。

类似地,全球各国政府正在采取被证明能够降低吸烟率、拯救生命的措施,包括健康警告图示、营销活动限制和要求烟草产品以无品牌包装形式出售的法律等。

但FCTC的工作还没有完成,政府正在推行法律责任作为国家级公司问责框架的一部分。如果它们在本月的FCTC会议中谈判成功,政府将拥有所需要的工具让大烟草公司为它们所造成的伤害买单。这一结果将意味着政府能够收回数千亿美元的烟草相关医疗成本,并强制要求披露内部产业资料。

FCTC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它包括了来之不易的明确禁止公司影响政策制定的条款。在下周的UNFCCC会议上,一些政府将援引FCTC作为重要的先例支持化石燃料行业应该被排除在进行中的气候谈判之外,因为它与可靠气候政策之间存在利益冲突。

决不可信任负有气候变化责任的行业去解决它。只有把它们踢出局,我们才能实施真正的突破性措施——如社区所有和运营的可再生能源系统——做到人民和地球的生存重于产业利润。

只要我们有公共监管机构,公司利益就会试图操纵它们。大烟草、大石油、大食品、大制药公司试过通过威逼利诱蚕食我们的公共国际空间,它们的目标都是一样的:消除妨碍日常生意的监管。至于对生命和地球造成的代价,是很少纳入它们的考虑范围的。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公民社会和政府中的民主支持者成功地阻挡了跨国公司,但他们所取得的进展在本月命悬一线。FCTC和UNFCCC会议与会者能捍卫民主原则吗?还是会屈从于大企业?

尽管出现了“英国退欧”公投,但不可否认我们生活在一个真正的全球化世界中。既然我们的最大问题的根源是全球性的,解决方案也必然是全球性的,这又需要我们首先解决好公司干预这又自基本问题。实施国际法可以取得成效的可能性太重要,绝不容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