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饿死吸血鬼

伯克利—美国金融部门在慢慢地吸干美国实体经济的生命之血吗?记者泰比(Matt Taibbi)2009年对高盛的描述令人难忘:“披着人皮的吸血鬼,无情地把吸血管插入任何飘着金钱味道的东西中。”至今,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这段话仍然适用。

回到2011年,我注意到美国的金融和保险占GDP的比重在1950年为2.8%,而在近80年来最悲惨的金融危机过去三年后,这一比重为8.4%。“[若]美国为每年支付给直接生产有用商品和直接提供有用服务的人的钱中抠出来的额外的……7500亿美元创造了很好的价值,那么肯定会突出地显示在统计数字中。”

资源“从有直接用途的当年商品和服务上”如此大规模的“转移”,我指出,“只有在它能提振年度总体经济增长0.3%以上,或在25年时间里提振6%,它才是划算的买卖。”换句话说,只有在它整体而言具有相当大的金融业者所谓的“阿尔法”时,这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这一幕并没有发生,因此我要问,为何如此多的金融技能和进取心没有产生“显而易见的经济红利”。我认为,原因在于“金融业有两种可持续的方法可以创造金钱:找到一个有风险需要被承担的人,然后给他匹配一个有风险承担余力的人;或者找到一个有这类风险的人,然后给他匹配一个人傻钱多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