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ff Bezos, CEO of Amazon, Larry Page, CEO of Alphabet Inc. (parent company of Google), Sheryl Sandberg, CEO of Facebook, Vice President-elect Mike Pence listen as President-elect Donald Trump speaks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应该收紧科技公司监管吗?

华盛顿—优步自动驾驶汽车伤人致死,Facebook被控滥用用户个人数据。这些事件让人们产生了高涨的科技恐慌。在这样的情况下,加强对科技行业的监管——就像(比如)金融业那样——已成为热门政策话题。面对这样的担忧,领先科技公司股票市值下滑——或者波动增加。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显然,机动车规则应该仔细考察。在美国,机动车规则大体上属于州级事务,但联邦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NTSB)也以调查闻名,并经常改变我们对最佳实践的看法。NTSB正在调查优步撞人事件,此前它也评估过一起与特斯拉汽车有关的致死案件

至于Facebook,媒体报道表明该公司犯了一些骇人听闻的错误。但愿在Facebook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国会做听证时(他已经同意这么做),我们可以了解更多其数据隐私决策方面的细节。

但以收紧联邦层面监管作为应对手段似乎操之过急,即使是对于这些具体的行为也是如此,更不用说是对整个科技行业了。

金融受到监管,是因为其具有巨大的潜在溢出效应:银行倒闭可能将整个经济拖下水。因此,安全网(如存款保险)必须时刻就位。但存款保险的存在创造了滥用的空间,即过度冒险,因为银行高管在一切顺利时大捞好处,而潜在风险都加在了保险基金头上。防止滥用和鼓励合理审慎就需要规则,而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就是这方面全世界最佳的例子。

高科技行业——计算机硬件、软件和数字服务——则非常不同。硬件竞争激烈。如果一家企业陷入麻烦,并不会拖累整个系统。当然,一些决策者偏爱“国家冠军”而非国际竞争者;但这所引起的问题和监管行为不同。

亚马逊是一家处于上升趋势中的强大公司,业务繁多——目前包括杂货店和生鲜速递。但在这一领域它有大量竞争对手,现有规则和监管(如食品处理规则)已经足够。

其他数字公司,如谷歌和苹果,在某些业务上也非常强大。但它们并没有表现出引起政府反垄断行动的垄断定价行为。很难看出不同的监管如何有助于客户。

欧盟正在考虑对数字企业进行更多的监管,认为对数据处理多加小心是有意义的。但欧盟也错失了始于20世纪90年代的数字企业家精神,总体而言,如今的欧洲并不属于科技行业的中心——因此美国人并不急于效仿欧洲。

为了防止误解,我需要澄清一下:美国在这方面的政府政策并非无懈可击。特别是,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即将采取的取消“网络中性”的规则将大大有利于现有大企业,不利于数字初创企业迅速壮大。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安迪·利普曼(Andy Lippman)对这一问题进行了非常棒的视频解释,决策者(以及选民)都应该看看。

Facebook最近像是特例——网络效应意味着不管Facebook怎样对待用户,总有数百万人对它“不离不弃”。对于他们的个人数据如何被对待,一直有一些误解或(据说的)误会。Facebook面临可想而知的政治压力改变做法,但它真正需要的是新竞争对手证明能够在把隐私放在首位的情况下仍能盈利。

加密货币代表着金融和科技的日益交织。如果美国证券和交易委员会认定加密货币行业最近的很多筹资活动(如首次货币发行)其实就是发行货币,因此适用于它的各种规则和要求,你应该一点都不奇怪。但这样的定论不应该催生新监管——而应该只是现有监管的应用。20世纪30年代以来证券监管者所采用的原则仍有意义:保护投资者、要求充分披露所有与投资有关的风险。

自动驾驶汽车也是如此。据世卫组织的最新数据,2016年美国发生了40,000起公路致死事故。和此前所有年份一样,大部分死亡案例都是由各种人为失误造成的。降低公路事故死亡率是一个重要目标,科技公司的更多参与(以及老牌汽车公司的竞争)应该受到欢迎,符合改善公路安全性的利益。在这方面,现有监管原则以及应用和执行这些原则的部门应该获得证明自己的机会。

http://prosyn.org/Swvoa38/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