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jahid Safodien/AFP/Getty Images

新南非的三个关键

约翰内斯堡—祖玛辞任南非总统——在非国大党不再支持他后,这一幕便已尘埃落定。二十年前,曼德拉想把总统之位让给拉马福萨,但没有成功,如今,这位前副总统、现任非国大党党魁终于成为南非你领导人。拉马福萨所面临的挑战也和曼德拉所面临的挑战——让南非从种族隔离的废墟中崛起一样艰巨。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将近四分之一世纪前,即曼德拉出狱四年后,南非人终于迎来了一个包容的宪政国家。但在祖玛任职期间,好光景不再。在经历了顽固腐败、评级下调公司恣意妄为和国有企业 状况不断恶化之后,南非的地区和国际地位被大大削弱。

对很多人来说,拉马福萨代表着国家优势的回归。他承诺要重塑信誉,治理好南非的内政并复兴民主包容的价值观。他所做出的简单姿态,比如按时开始会议和集会,都与祖玛的无为方针相去甚远。

但要让问责和好治理回归南非,光靠守时是远远不够的。如果南非新领导人要想开启新进程,就必须密切关注三个关键领域。

第一项挑战也许最难克服,那就是重塑地国家法治的信念。祖玛的“捕获”企业、国家检察院(National Prosecuting Authority)和内阁人选安排可谓无孔不入,要想厘清他的影响力网络需要时间。但恢复公众对这些重要机关的信心必须作为重中之重。

其次,不论拉马福萨政府何时履新,都必须迅速改革国家和国有企业之间的关系。祖玛将国企作为个人的钱袋子,管理不善制约了经济增长和发展。如果财富的引擎不能有效运转,充满了贫困、不平等和失业的经济就永远无法复苏。

比如,矿业一直是南非经济的一大支柱;如果管理得当,该部门将为上游制造业的增长提供强力支持。南非拥有世界最大的铬和锰储量,它们是制造电动汽车、风力涡轮和其他所谓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技术的必不可少的要素。

不幸的是,由于祖玛政府对于矿业租金实行了“按忠分配”的政策,资源管理极其混乱,矿业和国家之间的信任荡然无存。为唯一的恢复之道——因此也是唯一提高勘探和产量的办法——是修订立法和监管以确保行业利益得到更好的保护。

重塑营商环境的信任和问责将吸引投资,创造就业岗位,充实国库,并改善再分配,特别是那些就业前景仍然十分狭窄的群体的再分配。最后一点是关键;近几年来南非福利制度受到治理水平低下和管理不当的威胁,只有经济增长恢复了,才有改革的机会。

最后,拉马福萨需要花重金投资于南非的教育体系,祖玛基本上全然忽视了这一点。一个很好的起点是早期教育,早期教育投入常常能够带来很高的长期回报。在年轻人失业率高达39%的当下,让更多年轻人有工作要求拉马福萨反思如何培训年轻一代。

南非是一个小国,但如果领导层能够有正确的改革思维,南非就能够复兴其地区经济和政治强国的地位。事实上,现在也许是将变革放在第一位的理想时机;非洲大部都在经历类似的变化,这可能带来新的经济合作机会。比如,在相邻的津巴布韦,穆加贝暴政的结束可能重新点燃增长之火,而增长的引擎可能不再局限于自然资源,还将包括增值产品、服务和贸易。

在南非自身的总统过渡时期,必须重新定义其在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格局中的角色。而要实现这一点,南非必须重塑自己作为有影响力的行动方的角色,同时追求更有活力、更高效、更完整的投资战略。欠打的外交和商业扩张至关重要,南非领导人应该接受和拓展经济组织的成员资格,如主要新兴经济体的金砖国家组织(还包括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

南非已经做好了迎接新领导层的准备。但要实现充分就业、社会公正、治理良好、国际信誉卓著的未来——一如曼德拉时代那样——拉马福萨需要把南非从祖玛的迷失之路上拉回来。

http://prosyn.org/qqqoi8k/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