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直面欧洲不可想象的困境

坎布里奇——

5月,欧元区-IMF联合援助计划挽救了希腊。很显然,这一举措只换得了暂时的平静。现在,另一只鞋子已然落下。随着爱尔兰的麻烦冲破国界,蔓延至葡萄牙、西班牙甚至意大利,整个欧洲货币联盟的前途需要重新掂量。

我并不是欧元怀疑派,因此并不愿意说这样的话。我的哈佛同事马丁·费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认为欧洲并非天然货币区,但我对此并不苟同。我认为,欧洲在下很大一盘棋,在经济一体化过程中进行政治制度建设才是——过去是,现在依然是——重中之重,而货币联盟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欧洲的不幸在于一体化进程进行到半途突然遇到了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欧元区的一体化程度一方面已足以使创伤跨越国界,在国与国之间蔓延;另一方面又尚未到达足以产生能够处理危机的制度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