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梅的舞台

伦敦——摆在英国新任首相特雷莎·梅面前的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执行英国人——或者更确切的说,英格兰和威尔士——选民“退出欧盟”的要求并管理这项工作所带来的意义深远的后果。她所面临的这项挑战令近年来的历届前任首相相形见绌。但她或许有能力完成这项任务。

任何人都不应低估梅。像在一系列危机中已经证明勇气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一样,完成任务所需的一切工具都掌握在梅的手中。她聪明坚韧,对废话没有耐心。她拥有强烈的公共服务意识及同样强烈的价值观。她不受任何意识形态的约束,非常善于掌握控制权,她在自我划定的界限中行事,以确保熟悉所处理的问题。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梅在参与的多数战役中获胜,对那些曾用卑鄙手段对付她的人毫不留情。但她在党内却树敌甚少,并在普通党员中颇受欢迎。这是一种强大的组合——她需要充分加以利用以领导英国的退欧进程。

英国退欧进程已经开始,这一点毋庸置疑。就算苏格兰和北爱尔兰投票希望留欧,梅仍多次表示退欧公投不可能走回头路。她一再表示“退欧就是退欧”,其手下部长也都赞同她的观点。

但梅还未对英国退欧给出精确的定义。这项任务非常不容易完成。

试想一下有人对你说,“早餐就是早餐,”然后开始为你准备食物。你很难清楚地知道你实际将要吃到什么。一份北爱尔兰“阿尔斯特煎蛋”——鸡蛋、培根、猪肉香肠、黑布丁、土豆、苏打面包再配上油炸番茄——搭配一杯茶?咖啡和糕点?根据你所处的环境和个人爱好,你对各种可能的搭配或许感觉会非常不同。

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英国脱欧。有人可能主要关注阻止欧盟劳动力进入英国。还有人则更关心取得单一市场准入权。但不同于早餐的是,英国不能把菜单上的所有菜品每样都点一份。

退欧派常常忽略的现实是欧盟不会把好处白给英国。这不是因为欧盟领导人想要拉拢人心或因为拒绝欧盟而惩罚英国(有时这样的煽动性言论甚嚣尘上,比如英国新任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所说的“希特勒式的帝国主义”)。相反,我们英国人常常会忘记,所有人——包括欧盟及其一切成员国——都有自己发誓要保护的政治或商业利益。

对梅来讲,今后几个月的核心挑战将是在现实基础上确定在与欧盟关系(在贸易领域则涉及与世界关系)的艰苦谈判开始后英国的目标应当是什么?鉴于议程所涉及的范畴(我能想到至少有六大主题需要单独谈判),谈判过程可能需要数年才能完成。(谈判完成时我11岁大的孙女可能都开始上大学!)我们必须明确重点才能防止谈判拖延的时间更长。

目标当然是在英国出口的商品服务(尤其是金融服务)进入欧洲其他国家和限制欧盟民众进入英国间取得平衡。谈判者在一个领域得到的越多,在其他领域就需要作出更大的让步。

梅需要充分利用她所掌握的知识、技能和政治资本来确保谈判交易的合理性。但即使她能成功实现目标,仍然会发现不满的人不仅是其中某一部分——这样的结果不可避免——而是所有。这将加剧梅政府所面临的另一重大挑战:缩小因英国退欧暴露出来的英国社会越来越大的鸿沟。

英格兰北部和中部的蓝领工人是英国脱欧公投的主要力量,一直以来他们与政治领袖关系疏远、被全球化抛在脑后并且被全球化的所谓代理——欧盟——边缘化。英格兰大都市——尤其是伦敦——可能因全球化受益匪浅,但他们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由于对左翼领导人杰里米·科尔宾所领导的工党缺乏信心,蓝领工人群体的诸多成员最终沦为退欧派民粹主义承诺的猎物。“我们将逆转全球化,”他们称。“我们将赶走压低工资的移民,并将本来交给欧盟的成百上千万英镑转移到公共服务当中。”他们承诺脱欧会让英国重温更加安全、繁荣的过去时光。

脱欧者无法真正兑现这些承诺。全球化无法逆转,同样无法切断来自欧盟的移民。任何这样的举措只会毁掉英国的企业。即使经济不景气导致移民下降,那些为英国脱欧投票的工人仍然可能灰心丧气地发现低报酬的工作依然低报酬,公共服务压力依然很重。这不太可能导致社会凝聚力提升。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英国脱欧公投已经启动了一场难以控制的民粹主义情绪风暴。就像唐纳德·特朗普无力改善美国工薪阶层选民的境遇一样,无论情况看似怎样,英国脱欧也完全无法为选择它的人带来好处。尽管具备诸多优点,但这样的挑战梅可能仍然无法克服。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