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后布什世界

伦敦-在布鲁塞尔美术馆有一幅出自布拉格(Brueghel)的非凡画作,英国诗人W.H.奥登(W.H. Auden)对其印象非常深刻,甚而为它赋诗一首。

这幅画表现的是翅膀被烧焦的伊卡洛斯一头扎进水底溺死,但是周围似乎没人对此感兴趣的场景。在伊卡洛斯葬身鱼腹的时候,这个世界照旧运转,农民继续耕耘他们的田地,继续他们的生活,他们对于伊卡洛斯的猝然坠落毫无兴致。

现实生活似乎经常也是如此,人们对于头条新闻和重大事件都漠不关心。乔治·布什总统将于今年年底回到德州的克劳福德老家。有人会注意此事吗?还会有人对此关心吗?从伊拉克到关塔那摩,布什的羽翼已经被烧焦,他似乎已经成为昨日黄花;在公开场合,他的助手们不得不精心安排观众坐在前排,以免人们对其言行缺乏兴趣的事实表现得过于明显。

对于布什的离开,我们之所以给予更多的关注,不是因为他的离开可能造成什么后果,而是因为他离开后那些老问题将依旧继续存在。让我们想想如下的四个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