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梦中人

洛桑——

我生于1945年,祖父是一位德国籍犹太人。虽然侥幸的是,我们家的直系亲属中没有人死于大屠杀;不过在我性格形成的那段时期,这一劫难的阴影却依旧萦绕心头。在我十多岁开始与德国的同龄人交往之初,也曾有过沉默与不安的经历,但后来我们的话越说越多;大家没有试图去隐瞒那段历史,而是急欲创造出不同的未来。之后,我成了一名热忱的亲欧派人士。

二十年前,柏林墙被欢天喜地的人潮冲垮;今日,有十个原共产主义国家已经被完全融入了欧盟大家庭。如果哪天我父亲突然重现世间、并从我口中得知立陶宛已经是欧盟一员时,他一定会用疑惑的眼神盯着我,心想这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

然而坏消息是:尽管欧盟的结构已经就位(如单一市场和单一货币),但那种团结的精神却不复存在。欧洲“计划”已经变成了不折不扣的玩世不恭之举。其最令人沮丧的例证便是对“欧洲宪法”问题的处理、《里斯本条约》以及那令人厌恶至极的欧洲总统选举方法(这是《里斯本条约》的核心部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