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西方的酒杯货币政策

蒂尔堡——

历史上不乏另辟蹊径最后又回归常途的先例。西方主要央行——英格兰银行、欧洲央行以及美联储——应该将这一点铭记在心。正如美联储前主席马丁所指出的,“央行的职责是在宴会还没有结束时就收走酒杯。”然而,最近美联储的做法却是不但将酒杯留在桌上,还要斟满它。

2008年金融危机全面爆发之后,世界主要央行纷纷采取了非常手段,这是对的。诚然,他们在某些方面做得有些过火,比如美联储所谓的第二轮“量化宽松”。但总的来说,央行的反应还是可圈可点的。

然而,两年之后,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经济复苏虽然称不上强劲,但终究是复苏。衰退已被几乎所有发达经济体远远抛在了身后,通缩威胁也已不复存在。瑞士央行最近已经肯定了这一现状,欧洲央行也已开始担忧欧元区出现高通胀而不是通缩。在新兴经济体,比如巴西、中国、印度和韩国,通胀正在迅速抬头并日渐成为经济和社会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