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全球金融政策的前进方向

金融全球化正在呈爆炸性增长。但是,正当世界强国的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本月聚会华盛顿参加半年一度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董事会会议之时,政策瘫痪还在延续。对于如何处理类似美国日益脆弱的贸易赤字或者新兴经济体中的金融运转不良等引人注目的问题,各国莫衷一是。

这一瘫痪存在三个层面。首先,富国很不情愿采取任何有可能影响其国内政策腾挪的集体性规划。美国的记录最为不佳。美国的财政部长们总是喜欢向他们的外国同事们讲解美国经济如何完善,以及为何各国应当效仿。从来都不管这一逻辑随着美国房地产市场的下滑而处于破产的危险境地,美国财长保尔森依然坚持这一逻辑。但是事实却是,美国看起来将会在今年从世界其他国家借款几乎9千亿美元必定不是什么美国强大而外国虚弱的迹象。

欧洲各国表达的意见尖锐,难以言简意赅地加以概括。法国对于全球化极为模棱两可,好像这是另一个侵略军一样。英国则观点几乎相左。但是,欧洲人大体上认为他们的社会产生了最好的生活方式,即使他们的经济在达尔文物竞天择的含义上不比美国的有效率。如此,欧洲的财长们也不会乐意承认需要进行任何重大的政策变化来应付金融全球化所带来的风险。

日本通常试图保持沉默。作为全球化的大赢家,他们想要避免对他们的贸易和金融政策的批评。他们的这些政策可以说比其他富有国家的要更为保护主义。他们扣留8千亿美元外汇储备来抵御日元升值,当然他们也不想为此而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