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经济无知的代价

伦敦——政客们总是精于推卸责任。任何好事都反映了他们无与伦比的才智和努力;而任何坏事总是由他们之外的某些人和某些事情引起的。

经济是这一战略的典型领域。全球经济几乎崩溃已经过去三年了,发达国家的萎靡复苏难以为继,而它们的疲软又拉了其他国家的后腿。专家们大谈“二次探底”衰退,但某些国家从来没有从第一次探底中恢复过来:希腊GDP已经连续三年下降了。

当我们要求政客们对这一凄惨结果给出解释的时候,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说:“这不是我们的错。”接着,他们会大谈复苏因欧元区危机而“脱轨”。但这完全是信口胡说。欧元区危机并没有让复苏脱轨;其本身正是复苏萎靡的结果。这是主要欧洲国家有意压制总需求的政策所导致的自然的、可预料的且被许多人所预料到的结果。

这一政策注定要导致金融危机,因为这注定会把政府和银行资产侵蚀殆尽,让它们背上越来越大的债务包袱。即使采取了紧缩政策,今年英国结构性赤字预计仍将上升6.5%—6.8%,这意味着还要削减220亿英镑才能实现平衡。首相卡梅伦和财政大臣奥斯本将责任推给了欧元区危机,而事实上,应该受到指责是他们自己的经济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