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消失的知识分子

今年春天将迎来两位全能知识分子的世纪华诞,他们是雷蒙•阿隆和让-保罗•萨特。他们也是冷战时代意识形态的化身。阿隆生于1905年3月14日,萨特生于6月21日。

萨特和阿隆都拥有法国精英教育的背景,其中包括纳粹主义在德国抬头之前的格式化的教育。两人都以同样无法效仿的方式显示了其乖张的个性,这种个性在知识分子圈子里极富争议,人们对之可以说是非爱即恨:阿隆提倡英美式的自由主义,在其成为一种时尚之前;萨特在共产主义浪潮在法国过去之后继续保持着共产主义同情者的身份。

阿隆针对最热门的地缘政治学的冲突撰写冷静,圆滑的散文,而萨特擅长将一切琐事转化成存在主义的危机。他们经常站在同一阵线上反对法国政治体制。当法国成为纳粹的傀儡政府的时候,他们都加入了抵抗组织,当法国重新获得阿尔及利亚的主权之后,他们两人又同时为其独立呐喊。

不幸的是,萨特和阿隆连死亡都联系在一起:两人都被所有的学院派的学科否认、忽视以及低估,这些学科包括哲学,文学,社会学,政治学等,然而针对这些学科他们都著作等身。直到死亡令他们沉默,萨特和阿隆都更多地因他们在作品中展现的鲜明的态度被人们纪念,至于他们事实上提倡的东西大家似乎并不太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