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暗淡蓝点”的 价值

墨尔本—19世纪的德国哲学家伊曼努尔·康德说过:“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

 今年,是伽利略首次使用望远镜的400周年,同时被宣布为“国际天文年”。看来正是让我们温故康德老先生“惊奇和敬畏”这句话的恰当时候。在这个富有纪念意义的时刻——让世界公民重新定位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让我们可以避开困扰我们当前生活中的事情,例如猪流感和金融危机,将我们的眼光投向星空。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那么,在天文学家眼中的“头顶的星空”是什么呢?

为了帮助我们更加深入地了解宇宙的广博,当我们抬头仰望繁星点点的星空时,(当然,前提是我们的天空没有污染和避开过多的街灯的干扰)科学的发现更增加了我们“惊奇和敬畏”之心。但是,同时,我们越多地了解星空,就越发感觉到我们自身在宇宙中的地位并不是那么特别。

在他的散文《梦想和现实》一文中,哲学家伯特兰·罗素写道,我们整个银河系在宇宙中就是一个微小的部分,而在这个微小的部分中,我们生存的太阳系就是一个“无穷小的微粒”。而在这个微粒中,“我们的星球就是显微镜中的一个点”

现在,我们不再使用如此的语言来描述我们的星球的微不足道。宇航员卡尔·萨根说旅行者号宇宙飞船曾经在太阳系的外层拍摄到我们地球的照片。在1990年的拍摄的照片中,地球就像在灰色背景中的一个暗淡蓝点。你可以在YouTube的网站上搜索“Carl Sagan – Pale Blue Dot”时,你会看到这段,并能听到萨根亲口告诉我们,我们必须珍惜我们的世界,因为我们人类所生活的前提就是我们拥有这个“暗淡蓝点”

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经历,我们从中能得到些什么呢?

罗素曾经写道,作为宇宙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一个点,我们其实什么都算不上:“在这个点上,这个微小的碳水化合物,一个所谓不寻常的物理化学的复杂体,它慢慢在宇宙中爬行,直到慢慢解体成当初组合成的各种元素。”

虽然我们微不足道,但并不证明我们是无政府主义者,罗素自己也不是。他认为我们要认识到自身在宇宙中的位置,因为我们不能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是多么的重要,以为自己是全能的创造者。《梦想和现实》一书中,他总结到:“当我们没有 意识到自己在世界的位置时候 ,我们就不会没有敬畏。只有我们意识到自身的渺小,我们才能发挥自身的最大潜能。”

二战之后的世界被两个核阵营分割开来,相互之间都有摧毁对方的能力。罗素并没有因为我们在宇宙中的渺小而认为地球的毁灭无足轻重。相反的,他此后余生一直在致力于建立一个无核的世界。

萨根也持有相似的观点。当看到我们的地球只是一个微小的一点时,有关谈论到国家界限此类重要问题的时候,他说,“不用太过于关注我们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我们应该珍惜我们这个 暗淡蓝点 ,这是我们唯一可以生存的家园。”戈尔在他的电影《难以忽视的真相》的结尾以“ 暗淡蓝点 ”来结束时说道,如果我们破坏了星球,我们就无立足之地。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或许他们是对的,现在我们的科学家正在太阳系之外寻找其他星球。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发现我们并不是宇宙中唯一存在的智能生物。或许我们会讨论和这些不同物种之间的关系问题。

这把我们又带回了康德的另一个“惊奇和敬畏”:我们心中的道德。当我们想到我们内心道德法则的时候,当我们不再是以碳为基础的生命形式时,我们进化的方式会不会又根本的改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