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运用和滥用宗教自由

墨尔本——宗教自由有没有恰当的限度?荷兰动物保护党领袖玛丽安·蒂玛给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宗教自由的限度在于不能给人类和动物带来痛苦。”

作为唯一一个在国家议会中代表动物权利的政党,动物保护党已经提出了一项法律,要求所有动物都必需先被击晕后才能接受屠宰。该提案导致伊斯兰教和犹太教领袖团结一致捍卫宗教自由,因为他们的宗教教义禁止食用被屠宰时失去知觉的动物。

荷兰议会给了宗教领袖一年的时间,证明其宗教规定的屠宰方法不比先击晕后屠宰造成更多的痛苦。如果他们无法证明,那么先击晕后屠宰的规定将会就此生效。

此外在美国,天主教主教称巴拉克·奥巴马总统要求天主教医院和大学等大型用工机构为员工上含有避孕药物的健康保险违反了他们的宗教自由。而以色列将犹太教法律解读为禁止男性触摸没有亲缘关系或已婚女性的极端正统教派要求在公共汽车上为男性和女性设置单独的座位,并试图阻止政府停止豁免全日制宗教学生(2010年为63,000人)服兵役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