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让联合国来发号施令

发自纽约——当经济是否正迸发“新芽”的讨论在美国国内不绝于耳之时,在许多国家,特别是那些发展中国家的形势却在不断恶化。对于美国来说,经济低迷首先起源于金融系统的失误,并在随后转化为实体经济的萎缩。但发展中国家的遭遇则截然不同:出口萎缩,境外汇款减少,外国直接投资额下降以及资本流动的锐减才是令经济疲软的原因。问题之严重,以至于那些原本拥有良好金融管制系统的国家都逐渐在金融领域遇到麻烦了。

然而就在6月23日,一个着眼于全球金融危机及其对发展中国家影响的联合国会议,却成功地就经济低迷的成因,以及对发展中国家影响为何如此剧烈这两个问题达成了共识。同时会议还列出了一系列需要考虑的问题,并成立了专责小组,希望能在一个新成立的专家小组的指引下就这些问题探索相关解决方案。

上述共识显然意义重大:因为它在许多方面上都更清晰地解释了这场危机并提出了应对之道,而且比G20集团所提出的解释和应对方案更为优胜,而通过这个举措,联合国也证明了应对经济危机的决策决不应该被一个G20集团这么一个孤芳自赏,缺乏政治合法性而其许多成员都是危机始作俑者的组织所垄断。事实上,通过提出某些对于大国而言太过具有政治敏感性而难以启齿的问题,或者通过列出一些对富国意义不大,却能在穷国中产生共鸣的关注点,这个共识展示了一个更具包容性的解决之道。

有人可能会认为,做为经济危机的始作俑者,美国将会在应对危机问题上承担领导者的角色。因为正是美国财政部(甚至包括一些正在奥巴马经济团队中任职的官员)推动了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的自由化,导致美国的问题迅速蔓延到了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