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欧洲的国家万灵丹

都柏林—欧洲的需要和欧洲人的渴望之间是矛盾的。现在需要的是强大的、合作的动作来解决欧盟的金融崩溃,但在过去六十年中推动欧洲一体化的群众支持正在消逝。

在经历了近70年的和平后,欧洲人似乎忘了为何统一如此重要,他们沉迷于民族主义,丝毫不顾其潜在后果。与此同时,他们没有抓住一个要领——他们的经济彼此联系太紧,无法存在独立经济政策。

这一失败的根源是选举政治对个别国家的羁绊。选举政治强迫政客装作能够单靠国家政策解决经济问题。事实上,政客身上没有追求广泛行动的压力,即使这能够带来国内好处。

如今,欧元危机正在迫使欧盟领导人作出他们一拖再拖的制度改变——即建立银行、财政和政治联盟。但是,尽管成员国必须一致同意所有关键决策,但它们的使命迫使它们透过国家利益的棱镜看待欧盟问题。这一方针鼓励边缘政策和讨价还价,使形成泛欧洲愿景并将其展现在公众面前成为不可能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