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希望的麻烦

    巴黎amp#45;amp#45;欧洲正在热切关注美国的总统大选。人们认为这一选举精彩纷呈。大西洋这边对三位剩下的侯选人的人格和智力素质难免有点嫉妒。人们可以听到这样的话:“我们能不能只借一个侯选人呢?”许多欧洲人感到三个侯选人都非常杰出,而且与以往选举不同的是,美国正在由于过于人才济济而尴尬。

    但是欧洲人对这一总统选举的兴趣并不掩盖这一事实,也就是他们对这一选举的期望还很不明朗。欧洲人可能想要一个更为“正常”、更为贴近他们自己的价值观的美国,但是他们与此同时也担心一个更为谦虚的美国将会在“硬性”的军事实力上对欧洲提出更多的要求。

    美国作为一种模式还是作为一个保护人,这一“欧洲难题”本身就是新的。因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大多数欧洲人把美国既看作防止苏联扩张主义目标的保护人,又是深受伤害的欧洲大陆道德和经济重建的关键外部力量。

    现在已经不是如此了。苏联的解体、美国特别是在伊拉克的自残以及亚洲令人瞩目的崛起已经改变了欧洲人对美国的感觉。美国已经不再是以往的保护人或模式了,而且在影响力和实力上也不是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