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欧元债券的麻烦

慕尼黑——

德国总理顶住了来自南欧的压力,对欧元债券说了“不”。对市场来说,这是个令人失望的结果,但对那些需要浴火重生的国家来说,除了勉力坚持渡过债务纪律阶段、告别宽松预算约束之外别无他法。

就算如此,欧洲受困经济体的投资者也已经获得了足够的补偿。7月21日,欧元区领导人决定允许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回购旧债,唯一特限制是不能超过EFSF的资金实力,这实际上就是一种欧元债券。而欧洲央行也将继续无约束地实施援助政策,具体方式是向欧元区受困成员国发放贷款并购买它们的国债。

然而,南欧正在大力鼓吹完整的欧元债券转换计划,以消除市场所要求它们与德国的利率溢价。这简直是不可理喻,因为利率趋同一开始便是这些国家加入欧元区的初衷。它们的这一愿望在在大约十年的时间里,即从1997年到2007年期间一直是实现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