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凯恩斯的胜利回归

纽约—现在我们大家都变成凯恩斯主义者了。即便是美国的右派也加入到了凯恩斯主义的阵营中,他们都充满了无限的热情并且其规模在以前根本是无法想象的。

对于像我们这些声称与凯恩斯主义的传统有某种关联的人来说,现在是一个胜利的时刻,毕竟在过去三十多年里,我们一直被遗忘甚至被回避。从某种程度上说,现在所发生的事情是理性和证据对意识形态和利益的胜利。

经济理论早就解释了为什么不受管制的市场是无法自我纠正错误的,为什么需要监管,为什么政府在经济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是有许多人尤其是那些在金融市场从业的人却在积极推动着一种“市场基要主义”。由此产生的被误导的政策其中曾经使发展中国家承受了巨大的代价。美国侯任总统奥巴马的经济团队中的某些成员也在其中起过某些推动作用,只是在当这些政策开始给美国以及其他发达工业国家造成代价时人们才醒悟过来。

凯恩斯指出不仅市场是无法自我纠正错误的,而且在一场严重的经济衰退中,货币政策在很多情况下是无效的。这时候更多需要的是财政政策。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财政政策都会产生同等的效应。在今天的美国,由于存在巨额的家庭债务和对形势高度的不确定性,减税很有可能不会产生效果(就像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日本所发生的情况)。去年二月份美国的减税有相当一部分如果不是绝大部分的话都被人们存进了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