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欧洲政治的胜利

马德里—经济学,特别是经济学理论,最后通常会屈服于政治指令。正因如此,欧洲快速变化中的政治图景——拜法国和希腊反对德国支持的财政紧缩的选举乱象所赐——注定将影响到欧洲的经济政策。

这一现象在整个欧洲战后时期都存在。事实上,欧洲从松散的关税同盟——欧洲经济共同体转变为单一市场,又转变为如今使用同一货币的欧洲货币联盟,其本身从根本而言就是一次政治运动,当然,这是一次具有战略影响的政治运动。法国希望用欧洲工程将德国套住,以此限制德国的实力,而德国做好了牺牲马克换取法国接受统一的德国的准备——德国的分裂是欧洲一场的恶梦。

毫无疑问,经济稳健的德国对欧洲工程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光是想一想德国不愉快所造成的危险后果就能理解这一点。事实上,正是欧元让德国成了欧洲市场的主宰,成为当今世界第二大出口国(2009年被中国超越)。

但是,欧洲总是不能和过度自信(甚至目中无人)的德国形成妥协。最近的欧洲政坛乱象表明,不管从抽象角度看德国总理默克尔为重债外围国开出的紧缩药方是多么明智,其外表却总像是德国在颐指气使。很多人所担忧的不仅仅是欧洲历史上的“德国问题”,他们还担心德国会把其在国内被经济上的成功所克服了的极端政治和暴力民族主义出口到欧洲其他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