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泛大西洋指数

今天我们该如何评估泛大西洋关系?在与华尔街打过招呼后,我们可以说联盟的影响力日益扩大,欧洲的影响力基本持平,而美国的影响力则明显下降。

尼古拉·萨尔科齐当选法国总统后法国与美国的关系回暖是联盟影响力“扩大”的主要原因。自从查尔斯·戴高乐建立第五共和国以后,法国不把与美国作对放在首位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上述转变的表现意义深远,甚至可以说是蔚为壮观。从法国对伊朗的态度日趋强硬,到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逐渐回暖,更不用说萨尔科齐在美国度假、或者外长贝尔纳·库什内访问巴格达等等具有象征意义的姿态了。这是个全新的法国,一个认真考虑回归北约统一军事架构的法国。

法国的转变是政治计算和感情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在萨尔科齐看来,与其说法国人反美,还不如说他们反对布什。在他与过去决裂——特别是与雅克·希拉克的传统决裂——还有为自己的“变革之治”加入全球色彩的意愿之中,萨尔科齐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后布什时代的美国铺平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