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三种瑞典模式

人们有时把瑞典的经济和社会体制称为“瑞典模式”,要末把它描绘成为理想的模式,要末就是不正常的模式。但是瑞典的体制曾经发生过巨变。实际上从广义上来说,从十九世纪下半叶以来,一共有三种不同的“瑞典模式”。

第一种模式从大约1870年持续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在这一“自由化”期间,政府基本上提供了稳定的支持市场的法规、教育、医疗以及基础设施。到1960年,政府的总开支(占GDP的份额)以及收入分配都与美国的基本情况相当。在这一个世纪的期间里,瑞典从最贫穷的西方国家之一转变成为人均GDP第三富有的国家。换句话说,瑞典在建立非常慷慨的福利国家体系之前就已经是一个富国了。

第二个时期从1960年到1985年。在这一时期里,自由化时期的自由贸易体制得到了维系,而且在不同的全球贸易自由化回合中得到了加深。但是占居主导地位的要点却是建立慷慨的福利国家。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与1960年的大约30%相比,公共总开支达到了GDP的60%到65%。而且,对于几乎所有的全职雇员,边际税率达到了65%至75%,与此相比,1960年大约为40%(包含了所有家庭的税收)。

实力强大和集中领导的工会组织造成工资差异的缩减和对公司利润的挤压。在这一期间,工作、储蓄以及开创企业的经济激励遭到了削减。而且,实施了新的劳动力市场规范,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早期实施的严格的就业保障立法。在二战期间实施的金融市场规范得以保留。这种经济和社会体制通常被人称为“瑞典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