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欧洲的新犹太问题

纽约—1936年3月,波兰色姆(议会下院)几乎成功地将犹太屠宰方式规定为非法。最后靠着波兰宪法才避免了完全禁止。如果立法者得逞,320万波兰犹太人中将有很多吃不到肉。

几天前,这一过去的幽灵再一次回到了色姆,一些议员拒绝接受意在保证宗教屠宰合法的政府法案。就连许多法案支持者(包括总理图斯克)也被质疑没有捍卫宗教少数派的权利,而是站在了保护肉联业就业的一方。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投票结果是对波兰宪法第53条宗教自由规定的挑衅,宪法说“所有人的信仰和宗教自由都应该得到保护”,并特别规定“宗教表演仪式”受到保护。这也是对波兰犹太社会的侮辱,一千多年来,犹太人一直是波兰社会的组成部分,尽管经受过大屠杀的苦难,但在过去二十年中迎来了令人瞩目的复兴。事实上,波兰有着丰富的犹太传统和历史,共产主义倒台后,这里被认为拥有最适合犹太人复兴的土壤。

但色姆的决定引起了一个问题:波兰人真的希望犹太生活回到他们的国家吗?或者,他们仅仅把犹太遗产视为能给他们的旅游业和食品业带来好处的东西吗?

并非所有犹太人都恪守犹太教规,犹太人中也不乏素食主义者。因此,并非所有犹太人都依赖合规肉食。但几乎所有犹太人都会捍卫其他人根据犹太饮食规定生活的权利。犹太屠宰是犹太宗教生活中不可或缺、也不容商榷的部分。

如今,波兰犹太人口只有几千人。谁都知道这是为什么。当然,这也让今天的政客更容易禁止犹太屠宰。这些民粹主义措施是选举的赢家。宗教少数派的民事权利没有什么政治影响;而动物权利(和经济动机)有。

但这一决定果然是因为关心动物福利才做出的吗?一些议员认为毫无疑问是如此;但也有一些议员只有在爱护动物形成潮流时加入这一行列。《经济学人》(Economist)一针见血地指出:“波兰迄今为止,波兰都不是以支持动物权利闻名的国家。”事实上,狩猎运动和无监督家庭屠宰仍被允许才是伪善的,而犹太屠宰——必须由经验丰富之士根据固定流程操作——则否。

最近几个月中,波兰政客开始关注起“祭祀屠宰”来。乍一看,这个词是那么古老;但摩西五经乃是第一部禁止虐待动物、规定必须关心和尊重动物的系统性立法。认为祭祀屠宰对波兰文化来说是“舶来品”的人不但对波兰历史无知,也是在利用和强化反犹情绪。

波兰不是唯一一个既成宗教行为被质疑的国家。在其他西方国家,比如德国、法国、荷兰和新西兰,关于宗教屠宰和割礼的争论最近也呈上升之势。

一年前,一位德国法官判决宗教割礼是残忍行为,是强加给男孩的伤害,因此是非法的——这一观点受到了很多媒体评论员的肯定。但德国政客尽力寻找可协调犹太和穆斯林少数派担心的办法。他们表现出了真正的领导精神。几周内,总理默克尔政府就提出了立法草案,给了宗教割礼稳固的法律基础,并受到了德国联邦议院几乎一边倒的支持。

荷兰则签订了契约,允许宗教屠宰。这份契约得到了此前偏向禁止的立法机关支持。

类似地,在波兰,在宪法法院于2012年11月从技术角度驳回了允许宗教屠宰的提案后,波兰政府承诺宗教屠宰仍将是合法的。但当本月初立法者就该政府法案投票时——此前在媒体上,关于屠宰仪式进行了近乎歇斯底里的争论——色姆最大势力、图斯克的公民纲领党(Civic Platform)的三十六名议员投了反对票。

如此结果让波兰成为意图否认犹太公民自由进行宗教活动权利的欧洲人的领导者。如果不加以阻止,从长期看,这类措施可能威胁到犹太人在欧洲大陆的生存。但图斯克排除了撤销禁令的可能,他的一位部长要求犹太和穆斯林社会上宪法法院挑战法案。

中东欧国家和犹太民族之间的关系总是以胜利和悲剧为特征。近几年来,这一趋势得到了加强,特别是在波兰。令人鼓舞的趋势有所发展,比如华沙建成了最先进的新犹太博物馆。

几个月前,我参与了奥斯维辛生存者游行(March of Living)。许多目前生活在美国和以色列、但根在欧洲的犹太人都来到了现场。和往常一样,这是一次甘苦杂陈的体验。就我而言,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试图彰显其��的一面。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但现在我遇到了困惑:如果犹太生活的关键要素被宣布为非法,犹太人还可能在欧洲核心地带实现复兴吗?欧洲领袖会站出来捍卫他们的犹太同胞的民事权利吗?

欧洲拉比大会主席戈德施密特(Pinchas Goldschmidt)最近评论说,你不可能以犹太人的过去为荣,又告诉今天的犹太人他们的宗教行为不再受欢迎了。犹太传统是欧洲传统的一部分,应该得到保护而不是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