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日内瓦变换

丹佛—俄罗斯和美国在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上达成的协议的重要性不如对现场那么重要——调查者才刚刚进入叙利亚,我们希望化学武器库存已开始销毁。相反,这一协议的主要影响在于它集合了所有要素这一事实:美国国务卿克里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最传统的外交场合——日内瓦举行了会晤,并就一个严重影响双方共同利益的问题达成了一致。

在未来几天、几周、几个月中,我们希望,让化学武器在叙利亚消失的安排能够开启一个新时代,美国和俄罗斯在其他紧迫的全球问题上也能携手共事。如果濒于失调的国际体系要想在未来继续正常运转的话,合作的美俄关系是至关重要的。

叙利亚问题的协议可以完成其他东西:美国人或许会认识到,你瞧,除了丢炸弹之外还有别的办法可以解决问题。俄罗斯总统普京单刀直入地干涉美国争论让很多美国人(包括我)感到十分愤慨,但这显然是一个值得回味的时刻。许多非美国人认为这是一个高光时刻,终于有人让美国尝到了它自己的家长作风的滋味——更妙的是,这个人正是普京,说得客气点,他自己身上满是小毛病。

因此,美国人可能不再对普京那么反感了。从实际角度讲,普京显然没有因为抨击美国而造成任何负面的国内政治后果。更广泛地说,美国向世界其他国家提供的说教式——甚至可以说是粗野的——建议远远超过了国际社会需要的限度。而其准备着将军事行动作为先行步骤而不是最后行动使其在世界上颇为孤立。这决非光凭“穆斯林扩张”和其他公共外交可以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