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实验动物充满压力的生活

动物研究是为了获得更多有关疾病和如何治愈这些疾病的知识,以及在将药物用于人体试验前评估它们的毒性。事实上,动物研究在几乎每一项重大的医学进步中都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

尽管研究者们一直在努力寻找减少和替代动物试验的新的方式,目前的技术依然无法替代许多种动物研究。Nuffield生物伦理理事会估计全世界每年有5千万到1亿只动物,从飞虫到猴子,因为研究而接受安乐死,其中大约90%用于研究的脊椎动物是啮齿类动物。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从动物研究中获得有用的知识需要有力的实验事实:不同的科学家应该能够在不同的地点复制这些实验事实。这要求对每个动物种类及其生物学有充分的了解。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很大一部分用于研究的哺乳动物,尤其是啮齿类动物,因为它们的生活条件而受到心理压力。压力通常为定义为导致大脑指令身体作出改变以适应一种新的或过高的要求并且该个体认为这种要求将超出其能提供的个人资源的状态。对此作出的响应是压力荷尔蒙传导到身体的每个部位,改变每个器官和生物化学功能,并且对新陈代谢、生长和生殖都产生广泛的影响。

尽管实验动物生活的环境通常在光线、温度和湿度等方面有良好的控制,但是在动物生活的设施内还是有许多未得到控制的噪音的来源,其中大部分来自人类的活动。这包括高压水龙头、笼子清洗设备、空调以及加热器;门、手推车和可移动椅子以及钥匙发出的噪音。

啮齿类动物对这些噪音尤其敏感,并且研究显示这种敏感性并不会像通常预期的那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减弱。这些噪音会改变啮齿类动物的行为,甚至对它们的健康产生负面影响。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许多科学家并不清楚动物生活设施内巨大的噪音会影响研究结果以及得出的数据。

除开噪音问题,供研究的动物通常被关在很小的笼子里,四周没有像轮子、架子或管子这样可以充实它们生活的装置。这些装置可以使动物在某种程度上控制它们生活的环境,比如通过移动到笼子的另一层或躲起来以逃避生活在同一只笼子内的其他动物的攻击。

研究者们通常不愿意在他们的动物笼子里放置这些东西,因为其他研究者也没有这样做。然而,对环境严格的标准化,尤其是如果它导致了周围物品的贫乏,会增加取得的结果只是特定于一组狭窄的条件范围而无法与其他研究者所的研究结果进行对比的风险。

如果动物生存在压力下,就会永久性地增加它们体内压力荷尔蒙的浓度,降低性荷尔蒙的浓度以及损害免疫系统。这些不可控制的变量会使动物不再适合进行科学研究。为了确保进行良好的科学研究,除开作为研究的特定结果,供研究的动物应该是健康的并且表现出正常的行为。研究者通常忽视环境因素对他们实验数据的影响,而声称这些作用可以“约去不计”,因为他们控制的动物都被圈养在同样的条件下。但是从这些实验中得出的结论只是特定于处于压力下的动物而言,无法被必要地推断到健康的动物身上。

自从20年前面世以来被用得越来越多的基因重组鼠使这一问题变得更加严重。基因重组鼠不是缺少一种特定的基因或基因配对(基因剔除鼠),就是携带有一个被植入它们自己的染色体的外来DNA(转基因鼠),并且被用来推断特定基因的功能。已经有研究显示动物所生存的环境条件可以完全改变基因研究的结果。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采用更人性和有效的方式以确保动物实验的有效性和有用性应该是最大限度地减少与压力有关的活动,比如过度的照料和打斗。此外,给动物提供的环境应该使它们能够进行一些对它们的种类来说正常的行为。每个种类正常和异常的行为可以明确地进行规定并且列成表提供给所有的研究者。设计��个适合动物心理和生理需求的环境要比目前所运用的最简单化,或者说“标准化”有益得多。

实现这些目标所需要的确切条件也许在不同的实验室会有很大的区别。但是最后得出的结果是一样的。供研究动物的福利和科学研究的质量都会得到巨大的提高,从而使得出的数据能够被有意义地应用在我们对医学知识的追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