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堪重负的大脑

    纽约--压力会导致心血管疾病、忧郁以及其他疾病。而且,不仅是生活中的重大压力事件会对我们的身体产生影响,日常生活中的许多冲突和要求会升高、有时会破坏我们对压力的反应系统,造成身体和大脑的磨损。

    这种慢性压力的负担叫做“适应负荷”。它反映的不仅是生活经历的影响,而且也是我们的基因构成。而且,个人习惯,例如饮食、锻炼、睡眠数量和质量以及滥用药物也发挥重要作用。早期生活经历确定了终身的行为模式以及生理反应。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压力分为以下三种:

  • 积极的压力,也就是人在克服了困难之后感觉得到了奖励回报;
  • 可以忍受的压力。这种压力来自于重大生活事件,例如离婚、心爱之人死亡以及失业。但是受到影响的人拥有良好的支撑系统。
  • 毒性压力。这种压力来源于相同的重大事件以及每日奋斗的积累,但是却没有良好的支撑系统。

    可以忍受的压力和毒性压力之间的区别取决于人所经历的、感受得到的控制程度。而且,自尊不强加剧无助以及失去控制的感觉。朋友和家人的社会支持对于缓解可以忍受的压力以及防止其变得具有毒性而言十分重要。

    这些都是大脑的功能,而大脑则是人们对压力做出反应的关键器官。大脑解释什么是威胁以及具有压力的东西,调解行为和生理压力反应。而后者则是通过自主神经系统、免疫系统以及神经内分泌系统进行的。大脑也是压力的目标,其回路经历结构性和功能性的改形。这一改型包括替换海马体神经细胞,而海马体则是大脑重要的空间记忆和日常生活事件记忆区域。

    认识到大脑在压力之下的弱点以及可塑性要从研究海马体开始,而且现在也包括扁桃腺和前额叶皮质区。扁桃腺是一大脑区域,涉及恐惧、焦急以及情绪。前额叶皮质区在决策、记忆、对冲动行为实行自上而下的控制以及调解自主神经系统和压力荷尔蒙轴发挥重要作用。反复的压力造成海马体和前额叶皮质区的神经细胞萎缩并与其他神经细胞失去联络。同时,它还会造成扁桃腺的神经细胞增大并且形成新的联络。

    由于压力造成神经细胞改形是不可逆转的,因此,研究人员现在相信慢性焦虑失调以及忧郁表明那些易受影响的人缺乏韧性或者自发复原。这种缺乏复原就要求采用药物治疗、行为干预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与压力相关的荷尔蒙在短期内保护身体和大脑并且促进适应,但是这些相同荷尔蒙的慢性活动引发身体的改变,造成适应负荷以及潜在的随发疾病。例如,急性压力会增强免疫系统,但是慢性压力会压制免疫系统。同样,在急性压力下,大脑活动增强,某些记忆得到改善。但是,在慢性压力之下,大脑会经历某些结构性的改变,增加焦虑,降低心理灵活性以及记忆力。

    发育影响包括养育质量和获得亲情,对于我们今后生活中随后的压力弱点具有强大的影响。例如,儿童时期受到虐待和忽视增加人们的生理和心理失调弱点,包括肥胖、心血管疾病、忧郁、创伤后应激障碍、滥用药物以及反社会行为。

    成年生活中最为严重的压力原因是那些来源于那些同类动物之间的竞争性交往,这些交往形成操纵等级。这一种类的社会心理压力不仅改变低等级动物的认知功能,而且还增加那些争夺控制地位动物的疾病(例如动脉硬化)。

    人类社会的社会次序与疾病因素关联。随着人的社会经济地位下降,死亡和病态频率随之升高。尽管这些健康因素的原因非常复杂,但是,它们却反应了应付有限资源和压力累计而成的重担、生活方式的变化以及生理系统为了适应和应付所重担的适应负荷。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大脑对压力的反应并不一定构成“损害”本身,而且也会服从于逆转以及通过治疗所进行的防治。这些治疗防治包括药物、锻炼、控制饮食以及社会支持。而且,由于社会环境可以通过大脑对身体的其他部分产生巨大的影响,因此,公共以及私营部门的政策可以对健康产生积极的影响,给大脑和身体功能带来自上而下的益处。

    这可以通过改善教育、提供更好的住房、改善交通、调解工作条件、增加健康食品以及为中低收入阶层提供税收减免等政策得以实现。此类政策还可以防治疾病,从而节约开支、减少人类痛苦并且促进更为健康和更有意义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