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Van Es

美国领导力的离奇复兴

发自佛罗伦萨——最近召开的美国经济学会年会中弥漫着一片对美国前途的悲观情绪。“美国主导世界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一位与会经济学家宣称。“美国应当准备好应对一场社会骚动,而这场骚动的主题就是究竟谁该为世界霸主地位的失落负责。”另一位经济学家如是说。

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在美国或海外听到这样的言论了。在备受争议的《自由主义英格兰的离奇死亡》一书中,英国历史学家乔治·丹格菲尔德是这样解释大英帝国在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突然从权力巅锋跌落的:那个大家所熟悉的世界似乎就这样平白无故地消失了。而许多美国人——比如那些茶党的拥护者——则害怕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国家身上,或者说,一切已经发生了。

丹格菲尔德在当时英国的制度,政治和人性等因素之间截取了的一个横截面,并在剧烈阶级斗争的背景下对此进行分析。而美国人一般对阶级斗争不感兴趣。毫无疑问,美国自立国以来就拥有一个固化(尽管流动性相对较强)的社会结构。但美国人就是不喜欢讨论这个话题,即便是对那些“精英”的闹剧大发牢骚时也一样。几乎所有美国人(除极穷与极富者外)都将自己定义为“中产阶级”。而这也使美国的民主特质得以完好保存。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is article from our archive, please log in or register now. After entering your email, you'll have access to two free articles from our archive every month.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subscribe now.

required

By proceeding, you agree to our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Policy, which describes the personal data we collect and how we use it.

Log in

http://prosyn.org/eDh5PZF/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