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独裁者的黄昏

马德里—“死何其难也!”这是弗朗哥的临终名言。死亡似乎对于独裁者来说特别困难,即使在他们因自然原因成功死去时。

独裁者的垂死挣扎总是大戏的开幕——欣喜若狂的大众、为政治生涯斗争的潜在继任者、还有独裁者的亲信,他们往往居于幕后,竭尽全力延长主子的生命以确保自己的地位。弗朗哥的女婿兼家庭医生靠着生命支持设备将行将就木的独裁者的阳寿生生拉长了一个多月。

尚不清楚委内瑞拉的查韦斯在实际死亡了多久之后才被正式宣布死讯。委内瑞拉官员需要时间来确保自身的政治未来,他们精心地安排着查韦斯的病情和最终的死亡,即使在查韦斯弥留之际、接受复杂而痛苦的癌症治疗时,他们仍宣称他仍在“散步和运动”。其信息真空让人想起了斯大林和毛泽东逝世前后的故作神秘,以及土耳其帝国将苏丹死讯保密数周、直到继任者尘埃落定方才公布的做法。

围绕查韦斯之死的舞台布景的感情控制必然会演变为对其毫无个人魅力可言的支持者马杜罗的选举支持。但这样就足以创造一个查韦斯世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