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基本商品高价中的一线希望

    剑桥--当今基本商品价格猛涨道出了特别是西方政治人物不愿让我们知道的现代生活中的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世界自然资源是有限的,而且,随着亚洲和其他地方几十亿人口脱贫,西方消费者就得分享这些资源。还有一个真相就是,价格机制在分配自然资源上要比打仗好得多,而西方列强在上个世纪就为了争夺自然资源而开战。

    美国生物燃料补贴项目不得其法,正好表明了错误的应对办法。布什政府不仅不承认高昂的燃料价格是促进节能和能源创新的最佳途径,反倒为美国的农民提供巨额补贴用于种植生物燃料生产的作物。他们从来都不考虑这在用水和用地上都是极为没有效率的。

    而且,在碳氢化合物时代结束以前(我们没人会活到那一天),即使在最为乐观的情形下,美国和全世界还是主要依赖常规矿物燃料。最后还有重要一点,把大量农田分离用于燃料生产已经造成小麦和其他作物价格翻倍。好几个国家已经爆发了食品骚乱,现在是不是时候承认这一整个想法是一个用心良苦巨大错误呢?

    两位美国总统侯选人最近提议暂时取消汽油税,这也是一个错误之举。尽管这一提议意在帮助低收入人应付高涨的燃料价格,值得赞许,但是这并非明智之举。汽油税应该提高,而不是下降。让人难过的事实是,通过维持高油价,石油输出国组织在环境保护上要比那些想要延长在生态上难以维计的西方消费主义的西方政治人物做的要多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