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月的阴影

纽约-当巴基斯坦在国家存在的危机中萎缩的时候,一个关于该国家性质的基本问题浮上了水面:这个国家的公民是恰巧为穆斯林的巴基斯坦公民呢,还是恰巧为巴基斯坦人的穆斯林呢?国家和信仰,哪个放在第一位?

这个问题不是所有巴基斯坦人都能坦然回答的。这个国家的所谓的“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身份首先定义为穆斯林,然后才是巴基斯坦人。一些人觉得他们的宗教信仰对他们来说是最重要的,那才是他们最首要的效忠目标。另一些人承认他们的宗教信仰不够坚定,但他们认为巴基斯坦对他们来说已经变得那么次要,以至于他们的宗教信仰超过了他们对国家的忠诚。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甚至在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中,人们也愿意把国家的地位放在宗教之下,而这个现象才是巴基斯坦危机的症结所在。如果一个国家的大部分公民都把对祖国的忠诚放在第二位,那你怎么能指望它繁荣昌盛呢?如果“巴基斯坦国的理念还不如巴基斯坦人的理念强烈”,正如著名作家阿克巴尔(M.J. Akba)写道,这个国家怎么能够进步呢?

但是,巴基斯坦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理念呢?

回顾在1940年代那些激动人心的日子里,莫哈默德•阿里•真纳把一群人召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国家。尽管他母语是英语,且举止老派,但他为印度的穆斯林人划出了一片独立的国土。但是,如今,如果有象真纳那样的一位博学多才的西化律师,而又不是瓦德拉人或是领主,那他是不可能赢得巴基斯坦大选的。

因为,在这个把真纳尊崇为国父的国家里,真正的真纳精神已经无关紧要了。很少巴基斯坦人有时间或意愿去思考这个国家缔造者的意图。真纳的巴基斯坦的理念,也就是“南亚穆斯林民主主义”已经被“伊斯兰宇宙神教”的信条替代了。

现代巴基斯坦身份意识在大部分方面是受到了对印度的印度教身份的否认以及对全球泛伊斯兰宪章的认同的影响,经济上的进步被认为是西方化,甚至更糟的是,被认为是印度化。在每一个转折点上,巴基斯坦人似乎更愿意作为伊斯兰兄弟,而不是以同一个国家的儿子联合起来。

更重要的是,对堕落和失败的恐惧催生了日益壮大的患了妄想恐惧症的穆斯林一派,他们竭力要对诸如教育、妇女权利、舞蹈、不留胡子和性加以更严格的控制,并把现代化的一切形式都拒于国门之外。这派患上妄想恐惧症的伊斯兰人,如披着强硬派的外衣的伊斯兰传道会为代表,是巴基斯坦发展最快的宗教派别。

巴基斯坦眼前正处于十字路口,此刻面对着真理,却让人心烦不安。若要生存,巴基斯坦人民只有团结起来,否则就会眼睁睁看着每一个即使是温和的变化也会在一片保守的宗教叫嚷声中被断送。

如今的危机需要每一个有头脑的巴基斯坦人认真地扪心自问:什么才应是巴基斯坦的理念?你是一个恰巧是穆斯林、基督徒或是印度教徒的巴基斯坦人呢,还是恰巧生活在卡拉奇或拉合尔的全球伊斯兰民族的一个成员?

真正的挑战,也是最终的解决办法,是让民众思考并讨论这些问题。但是,这种讨论必须在人民之间而且只有在人民内部进行。探索“真正的伊斯兰”或是引用古兰经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

重要的是,尽管存在很强的地区性的忠诚度和各种文化和宗教差异,但大多数人最终能把自己认同为只是巴基斯坦人, 即使他们对什么叫巴基斯坦人可以有非常不同的解释。巴基斯坦最终真正的理念就是多元化。

如今,我们已把自我理解为复杂混合体;经常是矛盾的而且内在是不协调的。例如,在巴布尔传记中,我们看到了蒙兀儿帝国的缔造者人格的内在矛盾性。当巴布尔在描述对1528年征服昌德瑞的时候,他展现了骇人听闻的对“异教徒”的血腥大屠杀的细节,而几句话之后,他又滔滔地赞美昌德瑞的湖泊、流淌的溪流和甘美的水源。那么巴布尔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是个吸血成性的暴君,还是个富有人性的诗人呢?或两者都是,而这两者可能还不一定互相冲突?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巴基斯坦的自我意识必须最大限度地扩展,来包容其旁遮普人、信德人、帕坦人、俾路支人,还有他们的宗教信仰如逊尼派、什叶派、印度教、基督教、帕西、Qadhianis等等,直到可以把他们都称之为平等的巴基斯坦人。那才是最终的目标,这是漫长而曲折的挽救巴基斯坦的战斗中迈出的第一步。

那是一个值得为之奋斗的民族理想,巴基斯坦的知识分子、精英和青年们应该站在战斗的第一线。新月似乎在巴基斯坦全国投下了一道永远抹之不去的阴影。其悲剧和失败是那些以上帝的名义而不是以真纳的名义发生的事情的结局。为了挽救巴基斯坦,真纳的精神和他那被遗弃了的理想,必须重新被发扬光大,而巴基斯坦人必须扪心自问,巴基斯坦到底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