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精神分裂综合症

世界上约有1%人口受到精神分裂症的困扰。患者通常在二十几岁的时候第一次发作,许多人终生不会痊愈。更糟糕的是我们对精神分裂的起因几乎一无所知。

一方面,有证据显示精神分裂具有生物学的基础,因为它在家族内相传,这就表明其有遗传的因素。而且患者的脑组织也有轻微的变异。通过药物治疗,尤其是神经传递素多巴胺,能够减轻症状,但是人们对这种疗效的产生机制还是不得而知,并且不幸的是由此带来的副作用也时有发生。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从另外一方面来说,神经分裂的典型症状深深存在于精神领域。患者通常反映有幻觉(感知错误)和错觉(信心错误)。一个患者可能听到自己的想法被大声地说出,或者听到人们谈论他的窃窃私语。另一个患者也许会相信他或者她的行为正被外部势力所控制,或者这种势力正在将思想强加于他们。神经心理研究人员面临的难题是解释为什么大脑的紊乱会导致这些奇怪的体验。

我观察到在一些病例中,患者听到的声音分明是他们自己的,这成为我个人理解神经分裂的起点。这一观察为研究带来一线光明: 问题不是为什么患者会出现幻听, 而是为什么他们将自己的声音误以为是其他人在说话。这个问题也适用于其它一些症状。比如说,有行为控制错觉的患者报告说他们的行动是受他人指使的,他们感到似乎被其他人所塑造。

这不像起先看起来那么令人震惊。毕竟,我们的每一个动作都会引起我们感觉的变化。当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听到自己的声音。当我们摆动手臂,我们的肌肉运动知觉和触觉会发生变化。但是这些感觉从本质上来说同外部事件引起的反应-比如说听到其他人的声音,别人举起我们的手臂-没什么不同,也无法区别。

通常,我们分辨自己的动作所引起的感觉没什么问题,因为这些是可以预知的。基于运动神经元向肌肉发出的命令,我们能够精确地预感到动作会引起的感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能胳肢自己发痒的原因。如果我们用自己的右手抚摸左手掌心,只能引起最轻微的感觉。但是如果换其他人或者是机器人对我们施以相同的刺激的话,感觉会非常强烈。

通过对大脑官能磁共振成像,我们可以观察到同样的现象。抚摸手掌心会引起大脑的活动:大脑的顶叶会有触觉刺激。但是当受测者自己抚摸手掌时,大脑的活动要少得多。这种机制叫做必然放电,或者心内导,它将减少我们自身行为所引起的感觉与体验。这也使得我们能够识别出外部事件所引起的更为重要的感觉变化,同时也将其同我们自己行为引起的感觉区分开来。

如果这种机制不能很好运作的话,我们也许会错误地将自身动作引起的感觉归类于一种无法控制的外部世界发生的事件。这一假设可以用实验的方式加以检验。就患者的体验而言,报告说他们的行动受他人指使的患者应该对自身动作引起的感觉意识比较强烈,比如说他们应该能够胳肢自己发痒。

事实上我们恰好发现:有控制错觉的患者报告说当他们抚摸自己的掌心的时候的感觉同其他人这么做时一样强烈。从生理学的角度来说,当这些患者做一些感觉异己的动作的时候,他们的大脑顶叶显示出反常的活跃。他们对自身产生的感觉的生理反应并没有减弱。在我们的听觉系统可以观察到类似的现象。当我们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的时候,大脑跟声音有关的部分,也就是颞叶的活动会减弱。然而,有幻听症状的患者听到自己的声音的时候并没有发生这种减弱的现象。

我们至今对人能够预知自身行为引起的感觉这一机制所知甚少。我们确信产生行为的大脑额叶皮层一定将信号发送到大脑进行感知处理的某个区域。但是我们几乎不知道这些信号的本质以及有关的确切的路径。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然而我们可以测量大脑各个部分之间联系的密切性,以及精神分裂患者的大脑各部分之间的这种联系是如何减少的。因此从生理学层面上来说,理解精神分裂症的关键在于研究大脑各部分之间的联系。

要理解精神分裂症并找到更多有效的治疗方式,我们面前的任务还很艰巨。但是至少现在让我们信心倍增的是有一个框架来理解异常的精神体验是如何同大脑的运作相关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