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通往粮食安全之路

发自罗马——我最近一直都在赞比亚的佐马区南部奔波,与罗丝玛丽·皮萨尼会面,她是一位小佃农,也是8个孩子的母亲,她过去总要为填饱孩子们的肚皮犯愁,甚至连加入农业合作社养羊的事都无暇顾及。但幸好有合作社以及其他农民的帮助,她如今生意兴旺,孩子们也都上了学。

在前去与她会面的路上,我不时能看到一些妇女头顶着大量的农产品,沿着泥泞的小路赶往市场。我幻想要是自己脚下的路能宽阔平整的话,那么路尽头的农村社区将是一派多么截然不同的景象。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在非洲,仅有的一些铺好的路都坑坑洼洼,而这些路则连接着一些只能靠特种车辆才能通过的土路。在末端的种植区附近根本无路可走。这等于将那些有潜力养活10亿饥民的农村地区直接切断并隔离开来。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大约有70%的人居住在距离公路30分钟步行距离的农村地区。

身兼非洲绿色革命联盟(Alliance for a Green Revolution in Africa ,AGRA)董事会主席的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已经注意到了这种隔离的状态,他指出:“非洲的小农业生产者都处在各自为战的状态,她没有保险来应对天气变化,没有政府补贴。也无法贷款,而我之所以用‘她’这个词,就是因为这些小农业生产者大多都是女性。”事实上,世界上一半的小农业生产者都是女性,而我们必须记住她们将极大精力耗费在了将产品送往市场的路上。

作为世界农业发展基金的一员,我们相信农业无论规模大小,都应被当作一门生意来看待,这些小农场生产者就是一批小老板,而不是等待救济的穷人。而人们也越来越意识到:这些小农场生产者以及她们所在的农村社区将是解决是粮食安全以及贫困问题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这必须得在她们得到了必要的协助之后。

上个世纪诞生的绿色革命对农业产量和食品生产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改变了数百万人的生活。而其中大多数成功都来自于一些已经建好了的基础设施。在绿色革命初期的1970年代,印度的公路密度是388公里每1000平方公里。而如今,埃塞俄比亚和塞内加尔每1000平方公里的公路密度也分别只有39和71公里。

新的公路为农村地区带来了其他必要的公共服务。在埃塞俄比亚,只有2%的农村人口能用上电,而电话服务则几乎没有。研究人员认为这种情况的成因就是该国只有17%的农村社区位于公路的1公里范围内。

除了公共设施不足之外,非洲的许多小农业生产者都无法获得足够的生产资料,比如土地,水以及新的农业技术。因此农产品产量通常都比较低下,无法令数百万农村家庭生产出可供贩卖的多余农产品。而即便某些小生产者能够生产出多余的产品,他们也缺乏向产业链下游延伸的能力(比如加工和市场推广),这导致他们无法顺利地将产品卖出去。

而造成这种必需资源缺失的原因则是过去20年对农业的错误忽视。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两者都忙于在快速经济扩张和技术发展中你追我赶——都犯了同样的错误。他们减少了对农业的扶持,让那些小农业生产者只有依靠最基本的农业技术进行生产,靠政府和捐助者的施舍勉强维生。

事到如今,这种做法必须彻底扭转过来。根据非洲绿色革命联盟的经验,仅仅将一个每天收入不足1美元的小生产者收入提高一倍,这只能算是救济,因为即便日收入达到了2美元,他/她依然生活在贫困线之下。但支持同样的一个人,令其农场能成为一盘为他带来5倍收益的生意,才是真正的根除贫困。

如果想赋予小农业生产者一个发展机会,让他们发展切实可行的生意的话,那就必须让他们与市场对接。事实上,支持农村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包括连接村落的公路、供电、收割后的处理设备、支持建立农业联盟以及合作社,以及获取土地以及灌溉设施——就是整个产业价值链的关键部分。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产业价值链中的每一个环节,从小生产者到本地经销商,加工商再到区域和全国市场,都需要得到加强。我们需要运作正常且保养良好的基础设施,以便将生产者和他们消费者联系起来。此外,我们还必须提供技术和研究支持令他们能生产出更加优质的产品,并提供冷藏设备以便农民能在价格最高时出售自己的产品。

如果小农业生产者能借助基本的基础设施来将自己的产品送往市场的话,他们将不仅能养活自己以及社区,还能为更大范围内的粮食安全做出贡献。而我们所要做的仅仅是铺好公路,这样那些我在赞比亚所见到的农民就能更顺利地走上自己的粮食安全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