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背叛革命

基辅——

在银装素裹的基辅,我怀着喜悦和钦佩之情观看了发生在开罗和突尼斯的成功革命。埃及人和突尼斯人希望以和平的方式推翻专制的政权,对此,他们有资格感到自豪。但作为一个曾领导过一场非暴力革命的人,我希望这种骄傲的情绪要用务实的态度加以抑制。要建立一个有法律体系支撑的民主体制,改变政权仅仅是第一步。事实上,如我的祖国乌克兰现在已经证明,革命的兴奋消退而正常的生活回来后,民主革命可以受到背叛,走上一条回头之路。

乌克兰的经历给埃及和突尼斯民主人士的第一个教训就是,选举并非就能代表民主。毕竟,如果自由的敌人用选举的办法来巩固其反民主的计划怎么办?如果旧政权的人物,或者是旧政权的少数激进的核心骨干假装接受民主模式,而目的只是劫持新生的民主又该如何?

在今日的乌克兰,这些都不只是抽象的问题。乌克兰爆发橙色革命6年后,不仅是我祖国的民主受到了威胁,而且法治被系统地扭曲了,我们的民族独立成了进行利益交换的筹码。事实上,作为非暴力地终止橙色革命而达成协议的部分条件,乌克兰建立了混合总统与议会制,这种制度现在已经被掏空,目的是将所有的政治权力集中到一个所谓的民选总统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