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新重商主义的挑战

发自剑桥——经济学的历史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两种对立思想流派——“自由主义”和“重商主义”——之间的斗争史。强调私人企业家精神和自由市场的经济自由主义是当今的显学。但其在理论上取得的胜利让我们对重商主义的巨大吸引力——及其频繁的成功——视而不见。事实上,重商主义依旧生机勃勃,而其与自由主义的持续冲突则可能成为塑造全球经济未来的重要力量。

对当今的经济政策看来,重商主义通常被视为陈旧及完全错误的一套思想。当然,在其鼎盛时期,重商主义确实维护了某些非常奇怪的观念,其中最主要的一个观点就是国家政策应该致力于贵金属——黄金和白银——的积累。

亚当·斯密(Adam Smith)1776年的著作《国富论》高明地推翻了许多这类思想。史密斯特别指出,不应该把钱和财富混淆起来。正如他所说,“一个国家的财富不仅仅存在于其金与银两种金属中,也存在于它的土地、房屋以及各种可消费商品中。

然而把重商主义视为另一种协调国家与经济关系的方式才更为准确——这一视角和当年18世纪时具有同等的现实意义。重商主义理论家,比如托马斯·曼(Thomas Mun),实际上是资本主义的强烈支持者;他们只是提出了一个不同于自由主义的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