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又现“亚洲”价值观

一本由一位日本数学家撰写的极具争议性的书掀起了一场关于是否有独特的“亚洲”价值观的争论。藤原正彦的这本名为“一国之尊严”的书尚未译成外文,该书饱含感情地呼吁一条具有日本“特色的道路”,并尤其指出自由民主是西方的发明,并不适合日本或亚洲的特性。

该书的论证很独特,像是要重蹈19世纪时多与尼采有关的评论,认为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造就了默认甚至是屈从心态,和传统的古代或勇士社会,例如日本武士世界所推崇的英雄美德截然不同。同样,藤原认为,民主过分强调理智,是西方的另一个创造。“但是我们日本人”,他写道,“没有基督教或伊斯兰教这样的宗教,所以我们需要一种别的东西:深层情感。”

许多日本以外的亚洲人会对藤原的大多数、甚至全部观点感到厌恶,因为他们会联想到很多令人不快的历史回忆。毕竟,没有理由认为亚洲人都对专制有一种特别的渴望,或者举例说,认为中国的民主运动只是西方利益的傀儡,而非出于真心。

藤原的书还再次引发了关于资本主义以及维持它所需要的价值观的争论。这样的争论并不新鲜,源于资本主义,或者市场经济无法在内部动力或活力的推动下永久下去的事实。所有推动资本主义的基本倾向本身也是资本主义长期繁荣的毁灭性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