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通往全球自由贸易的地区途径

马德里—垂死挣扎的多边自由贸易谈判多哈回合迟迟咽不下最后一口气,与此同时,新一轮地区贸易谈判实际上已经掀开了构建全球贸易制度的帷幕。奥巴马政府正在带着美国站在变革的中心,同时推进着两个重要谈判:与欧盟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合作伙伴(TTIP)和与11个美洲和亚洲国家的跨太平洋合作伙伴(TPP)。

美国是唯一一个同时参与两大谈判的国家,它面临着一个选择:要么推动两大谈判齐头并进,要么牺牲其中一个谈判成就另一个。后一个选择出了影响美国现在的谈判伙伴之外,还会严重损害建立基于规则的全球制度的进程。

地区谈判的新战略成功并为国际贸易制度提供一个基础的必要条件是平衡TTIP和TPP并使它们可以容纳更广泛的国际社会。否则的话,就存在形成昂贵的全球失衡甚至分裂的危险。

在这方面,欧洲起着重要作用。将讨论范围扩大至两大协定——及其中的一些实质性问题——之外能形成紧迫感和目标,推动美国积极参与并让其承担失去全球贸易日程中心地位的风险。欧盟处于一个极佳的位置,能通过扩大其已经存在的贸易伙伴关系营造有利氛围——从TPP成员国墨西哥和智利(它们与早已与欧盟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以及新加坡(最近刚刚完成自由贸易谈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