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乌托邦的复生

德国社民党主席弗郎茨·穆特夫瑞面临本党左翼挑战而辞职,正如今年五月法国欧盟宪法全民公决的决定性结果一样所揭示的意识形态分歧并非仅仅有关欧洲信念,而是有关整个社会经济基础信念。潜伏在针对欧盟以及欧盟成员国政府的“社会福利不足”的评论背后的是对欧盟的印象,即欧盟是一个强使成员国顺从于致命的市场戒律、并剥夺国家领导人实现重要社会目标的能力的陷井。看起来,这一分歧不仅会决定德国的未来的联合政府,而且是真个欧洲的政治未来。

在法国,不仅极左极右势力和传统上民族主义的戴高乐主义派别明显持有这一看法,而且在大多数社会党选民中也是如此。这些选民决定摒弃社会党领导层的亲欧洲立场。

这一重大辩论不会消退。相反,正如德国大选所显示的那样,并在法国总统选举呼之欲出之际,这一辩论愈演愈烈。

这一情形在法国的社会党成员中尤为如此。该党十一月大会正在紧锣密鼓之时,一个可以追溯到建党之初的冲突重又显现。一方基本上赞成市场经济但是寻求降低其较为残酷影响的社会民主思想,另一方则颂扬“与资本主义彻底决裂”的激进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