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公众及其自身的问题

发自芝加哥——在近期访欧期间,我发现似乎所有的经济学家,媒体和商界人士都对本国政界深感绝望。他们百思不得其解:政治家们为何敢无视横亘在身前的万丈深渊,为何不能团结起来一鼓作气解决当前的欧元危机。

即便在解决方案上未能达成共识,那么那些政治家们何不抛弃那些治标不治本的方案,一起开会制定一个超越一切的全面性计划?只有在欧洲央行最近做出向银行发放长期贷款的勇敢决定后他们才看到了一丝困难缓解的景象。相比之下政治家们却总是跟不上形势,而这样下去只能搞垮欧洲。领导国家真有那么难吗?

其中一个很容易被排除的答案就是政治家们根本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政治家们无需具备经济学家的头脑就能理解他们所听到的建议,更可况其中许多人还是博学多才,饱读诗书之辈。

另一个答案——政治家们都是短视的,被选举周期所主导——可能有些道理,却也不甚充分。因为即便一个微小的政治动作所产生的反作用都会在连任选举来临之前彻底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