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清晰的代价

伦敦——

“由于那些股票经纪人狡诈和算计,让我们落入他们精心策划的复杂骗局,故弄玄虚,令人费解的术语,这是任何时期任何国家都没有听说过的旷世奇闻。”18世纪的乔纳森·斯威夫特的严厉措辞正适用于当今的金融掮客:现在的金融通过其“令人费解的术语”使其晦涩难懂。正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在4月演说中指出的,“许多的操作是如此不透明和复杂,连参与其中的公司中也没有几个人明白,更不用说监管者了。期间的风险之大更是无人可知。”

但是,斯威夫特所谓的晦涩难懂的动机是欺诈么?当然。这是主要的动机,政坛和金融界都是如此。普通民众知道的越少,更越容易被愚弄。油头滑脑的商人们从来就不缺:.多尼采地的歌剧《爱情灵药》讲述了通过花言巧语兜售爱情灵药,目的是骗人骗财。但这不是目前金融创新呈现出爆炸式增长的唯一原因。

让我们来看看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高盛起诉一案。高盛神童法布里斯·托雷被指控设计一款旨在欺诈的复杂证券。他的动机是欺骗么?还是他仅在创造“科学怪人大战狼人”(正如他邮件中所指出的)的智力游戏,而没有考虑到其严重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