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民族主义的亚洲之虎

发自丹佛——在南联盟前总统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šević)曾向他的听众们提到过的许多观点中,其中一条就是他从未在自己的民众中煽动过民族主义。事实上,他在那些混乱时期公开发表的声明和演说都经过小心斟酌,以避免出现任何公然鼓吹民族主义的状况。

但他所使用的词语可不是什么天籁之音。通过狡猾地运用影射性字句和身体语言去在塞族人中鼓动一种受害者情绪,米洛舍维堪称欧洲近几代人中最能蛊惑人心的民族主义者。

如今,东亚地区——尤其是中国——正沉浸在民族主义的海洋之中。人们对这种古老的诉苦行为模式是毫不陌生的,其实就是基于一个想定的受害经历来进行国家叙事。具体就中国来说,该叙事围绕着“一个世纪的屈辱史”——当年的中国是如此积弱,甚至无力阻止自身主权惨遭侵犯——因此我们的国家再也不能向别人卑躬屈膝了。

在日本的民族主义团体中,这种叙事就变成了对战时盟友所采用的历史版本的沮丧感;都过去70多年了——加上数十亿美元的赔偿和外国援助,日本也该甩开这些包袱了。“我们已经道过歉了,”自民党党首安倍晋三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