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之诗

发自普林斯顿——饱受危机摧残的欧洲已经令人吃惊地将当初创立共同货币的目的抛诸脑后。取而代之的则是某些看似更为紧迫的焦点:充斥着悲观的欧元区崩溃论,以及那种穷尽一切办法,希望为欧元区内部深重的管治问题找到制度性修复方案的尝试。

但欧元可不仅是为了减少衣服口袋遭各国大小硬币磨损而做出的怪异探索,也不是为了方便欧洲内部贸易。这场宏大的欧洲实验反映了一种关于货币应该起到何种作用,又应该如何管理的新思维。通过设立一个独立于各国当局的中央银行,并由该银行发行一种“纯粹”形式的货币,欧洲人有意识地脱离了过去那种占统治地位的货币传统。

在二十世纪,货币——纸币——的创设一般被认为是国家的专利。纸币之所以能发行就是因为政府拥有定义缴税记账单位的权力。而该传统可以上溯到纸质(或者法定)货币之前的久远年代。多个世纪以来,甚至在金属货币流通的时代,定义记账单位——里弗尔(中世纪法国)、马克(德国)、基尔德(荷兰),弗罗林以及美元——都属于国家(或者政治实体)的责任。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pyS0FnQ/zh;